音乐 人物传 表演 扬剧唱词老资料馆 扬剧论文 报刊专著 舞台艺术 导演 传承谱系 行话习俗
返回首页

《夺印》中“何文进”原型还健在

时间:2011-06-29 22:43来源:扬州晚报 作者:王鑫 点击:


 
 
 
 

  扬州网讯 上世纪60年代,一部扬剧《夺印》引得全国300多个剧团移植改编,所演出的剧种有京剧、豫剧、川剧、秦腔、昆剧、晋剧、粤剧、滇剧、闽剧、婺剧、赣剧、楚剧等。

  1963年12月,《夺印》被八一电影制片厂改编成电影。电影中主人公何文进,和坏势力作斗争、对群众嘘寒问暖、带领群众忙生产的先进形象,给人们留下难忘的印象。

  如今,有网友在看过这部电影后仍深深感叹:“这是一部反腐倡廉的好电影!”记者采访得知,何文进这一角色的人物原型就是当年担任高邮县甘垛公社龙王大队党支部书记的贺文杰。

  1999年初,江苏省委为庆祝建国50周年,由省委宣传部牵头选编50年来江苏作家创作的小说、散文、诗歌、戏剧、电影、电视剧、曲艺、文学评论等方面的优秀作品选集,总其名为“江苏50年文学经典”,《夺印》入选。

  【光影】

  剧情多悬念,田华演出很投入

  影片一开头,两个大字“夺印”映入眼帘。下面打着一行字“根据同名扬剧改编”。

  和《柳堡的故事》中歌曲《九九艳阳天》一样,《夺印》也有一首非常动听的主题曲《水乡三月风光好》。“水乡三月风光好,风车吱吱把臂摇,挑肥的担子连成串,罱泥的船儿水上漂……”影片的故事就是在这优美的旋律中展开的。

  随着歌声的收尾,影片开门见山通过画面的对比,开始了剧情。这边是忙碌的人群,风车转不停;那边的小陈庄却无人下地,风车动也不动。

  庄上的人都到哪里了?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一连串的问号,为观众带来了悬念,引得大家看下去。

  原来,小陈庄生产大队被坏势力陈景宜所破坏,大队长陈广清不知不觉中做了“保护伞”。公社调何文进到小陈庄当支书,何的到来使陈景宜十分担心。于是,绞尽脑汁想出诡计,使出拉拢利诱的手段。

  何支书烟不抽一根,酒没喝一口,一见下雨就带头下农田放水去了。他不同意分稻种,陈景宜就煽动群众闹着要分粮。一场风波才平息,谁知他们又设下圈套栽赃年轻的共产党员胡素芳。最后,何支书苦口婆心,循循善诱,劝导被一时蒙蔽的群众说出了真相……

  胡素芳是由著名演员田华扮演的。演出中,田华很是投入,在受委屈的那一刻,眼泪真的就从眼眶中哗哗流了出来……

  【起源】

  源于通讯《老贺到了小耿家》

  扬剧《夺印》,作者有四人——李亚如、王鸿、汪复昌、谈宣,如今,唯有王鸿还健在。

  王鸿说:“电影剧本由丁毅和我合作改编,导演是王少岩。八一厂著名演员李炎担任剧中主角何文进,当年《白毛女》的扮演者田华扮演剧中的胡素芳,剧中的陈广清、陈友才、陈景宜等角色,皆由八一厂的知名演员扮演。这部影片的外景是在高邮水乡拍的,不少内景也是在当地临时搭棚造屋拍摄的。”

  王鸿曾任省文化厅剧目创作室主任,随后做了五年半的省文化厅副厅长和四年半的省文化厅厅长,接着又任省政协常委、教育文化委员会主任。

  1960年11月,中共江苏省委以红头文件下发了《老贺到了小耿家》这篇通讯,号召全省党员干部向贺文杰学习,并要求各地将贺文杰的事迹编成各种形式的文艺作品,广为宣传,以教育更多的干部群众。贺文杰这个先进人物是在扬州土地上产生的,扬州地委满怀热情。1960年底,王鸿受命负责召集创作组,很快,初稿拿了出来,取名《红旗插到小陈庄》。经过半个多月的紧张排练,剧本搬上了扬剧舞台。

  不过,对《红旗插到小陈庄》这个剧名,观众反应不够理想,作者也不满意。当时任地委宣传部副部长的钱承芳提议取名《夺印》,得到大家的一致赞同,从此改名《夺印》。

  扬剧《夺印》从1961年春天公演,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总计上演110多场,观众达10万人次。

  【幕后】

  扬州曾想改编成戏曲片

  据了解,当时,扬州非常想把《夺印》改编成一部戏曲片。

  1960年夏天,王鸿和马春阳在长春电影厂修改电影文学剧本《播种者》,一住就是两个月,了解到该厂曾拍过多部戏曲片。为了争取将扬剧《夺印》拍成戏曲片,王鸿写信给《播种者》剧本的责任编辑李家璋,请对方征求厂里有关领导的意见。

  一天下午,萃园招待所来了两位从上海来的客人。他们分别是上海海燕电影厂的一位编辑室主任和一位编剧,是来联系拍摄电影

  ■电影档案■

  片名:夺印

  (八一电影制片厂,1963年)

  导演:王少岩

  原著:李亚如 王鸿 汪复昌 谈宣

  编剧:王鸿 丁毅

  演唱: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政治部文工团歌舞团合唱队

  主演:

  李炎——何文进

  田华——胡素芳

  ……

  颜色:黑白

  《夺印》的。“我们听到这个消息,真有点喜出望外。长影厂那边还没有回音,想不到上海来得这么快,已经找上门来了。”王鸿说。

  到了第二天,才知道,原来和想象的并不一样。原来,上海来的两位客人,是带着省委宣传部和省文化局的介绍信来的,提出了将扬剧改编为电影的具体方案:改编为故事片,由海燕电影厂的一位编剧执笔改编,扬剧《夺印》创作组可派一人参加。

  在此期间,长影厂总编室经研究,决定派以拍摄戏曲片著称的导演蔡振亚专程来江苏观看《夺印》。蔡导演是准时来了,但到了省文化局,即被告知《夺印》已有了“婆家”,由上海海燕电影厂拍摄故事片,只好“打道回府”了。

  当时,地委领导胡宏得知这一情况后斩钉截铁地表明态度:“《夺印》要拍成扬剧艺术片。”他们为《夺印》的修改加工倾注过心血,希望将扬剧《夺印》“原汁原味”地拍成电影,自在情理之中。

  这下子,上海来的客人感到有点尴尬了。他们并未轻易取消既定方案,还想说服地委领导人采纳他们的意见,摆出的主要理由是:拍扬剧艺术片观众面窄,没有故事片的影响大。

  真是无巧不成书。八一厂的责任编辑万涤青正在扬州忙着拍摄反映江心洲人民斗争生活的故事片,他得知胡宏坚持要将《夺印》拍摄成扬剧艺术片的意见,当天夜里打电话告诉了编辑部主任王影。王影立即要他向扬州方面表态,八一厂同意将《夺印》拍摄成扬剧艺术片。地委领导感到如愿以偿,立即表态同意由八一厂拍扬剧艺术片。

  转了一大圈还是拍了故事片

  隔了几天,却传来意想不到的消息:王影和王少岩看完扬剧以后,跟上海海燕电影厂两位客人的意见相同,觉得这个剧种“观众面不宽”。厂里经过研究,决定改拍歌剧。请参加创作过歌剧《白毛女》的著名剧作家、时任总政歌剧团团长的丁毅参加改编,扬州方面派一位作者去北京参与执笔。

  “变化如此突然,让扬州地委的领导人感到为难了,尽管仍希望能将扬剧搬上银幕,但上海的电影厂不干;长春电影厂派的导演蔡振亚又被省文化局挡回去了。当时全国只有几家电影厂,如不同意拍歌剧片,还有哪家同意拍扬剧艺术片呢?地委领导人只好表示尊重八一厂的意见,同意拍歌剧片,并确定我去北京参加改编歌剧《夺印》剧本。”王鸿回忆说。

  然而,事情到此并未结束。不久,八一厂又来电话,要王鸿再去北京,仍与丁毅合作,这次是改编故事片剧本。“据说将《夺印》改拍故事片是经中央某位领导决定的。就这么转了个圈子,又转到故事片上来了。”

  【原型】

  贺支书80多岁,身体还可以

  记者辗转采访到高邮市甘垛镇启北村党支部书记翁永高,他刚到这个村任职。“我小的时候,就看过这部电影,说的是我们以前龙王大队贺文杰的先进事迹。老人现在80多岁了,身体还可以。”

  当年,放牛、放鸭苦出身的贺文杰,吃苦能干,为人正直,年纪轻轻就被选为村长,后来又担任起龙王大队党支书,不到三年时间使龙王大队由穷队变富队。而毗邻的小耿家大队农业生产一年比一年差,经济非常贫困。贺文杰主动向上级提出愿意帮助小耿家摆脱窘境。经批准,小耿家并入龙王大队后,仅一年多时间,就奇迹般地发生了变化。

  《夺印》被搬上舞台后,随着历史情势的变化,经历了起落,贺文杰的命运也随之跌宕。

  “现在,我们村最要紧的事就是发展生产,带领群众致富!”翁永高说,“村里外出务工的人比较多,在农作物的生产上还是以棉花、水稻等传统农作物为主,要想产生大的效益,就得进行农业产业结构调整。”

  “但无论如何,还是要像贺支书那样,与老百姓心贴心,真心实意地做实事!”翁永高说,贺文杰当年的先进精神在这片土地上还在传承着。


(责任编辑:水易)
顶一下
(9)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新闻和文献为网络转载,若未注明版权之处或原作者,请及时联系本站添加版权或删除文章。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请登录 注册用户名 参加评论,方便日后联系。
评论发布需审核后公布,将在1个工作日公布,请谅解!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