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述 大事记扬剧戏评 扬剧戏考 网络E文 名家题词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扬剧戏评 >

经典剧目赏析--《夺 印》

时间:2009-10-25 21:47来源:扬州扬剧网 作者:邱龙泉 点击: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来源: 扬州扬剧网 www.yangju.cn)


       “南京到北京,夺印霓虹灯”。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像一句口头广告在社会上流传。这是对当时国内演出形势的评估,它一方面说明当时编演的现代戏不多,一方面反映了扬剧《夺印》与话剧《霓虹灯下的哨兵》演出轰动的盛况。
     扬剧《夺印》是根据1960年11月22日《人民日报》发表的《老贺到了小耿家》一篇通讯的故事改编的,编剧李亚如、王鸿、汪复昌、谭暄,导演吴今舜。他们反复深入生活,不断修改加工,由扬州专区扬剧团搬上舞台,公演后得到社会各界重视,特别受到农村干群的欢迎,所到之处几乎爆棚。1962年冬赴上海大舞台演出,一炮打响,《解放日报》、《新民晚报》、《文汇报》、《工人日报》、《新华日报》、《文艺报》、《人民日报》等数十家媒体进行了报到评介,并发表专家的文章,对《夺印》高度评价,文章说:“扬剧《夺印》无论是思想性或艺术性都达到了较高水平,不仅剧本题材重大,而且全剧以热情健康、昂扬的调子,歌颂广大社员要求迅速改变落后面貌,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强烈愿望,表现了党在农村中坚强领导作用,刻画了优秀的党的基层干部形象。全剧以起伏交叠的戏剧情节,先进人物的光辉思想,富有生活气息的生动语言和富有民间地方风味的优美曲调,奏出了一曲党领导农村人民公社化运动的响亮凯歌”。
    扬剧《夺印》在上海演出的轰动效应波及全国,据不完全统计,先后约有300多家剧团移植上演该剧,涵盖了40多个剧种,连中央歌剧院、中国评剧院这类国家级院团也将“夺印”移植搬上首都舞台。不久,由王鸿、丁毅将该剧改编成同名电影,由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在全国放映,观众是创记录的。扬剧《夺印》的演出深受圈内同仁的青睐,中央歌剧院的方晓天、殷韵涵,八一电影厂的田华等著名演员先后来扬州专区扬剧团与演职人员交流取经,相互切磋,他们将“夺印”的布景、道具、服装头饰拍了照片带回去,说要将苏北里下河水乡特色原汁原味地搬上北方的舞台。《夺印》的音乐也被不少刊物发表,一时间“水乡三月风光好,风车吱吱把臂摇”的旋律在城乡飘荡。
    扬剧《夺印》是扬剧演出史乃至扬剧发展史上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剧目。它的出现让扬剧这个小剧种提高了知名度,使一个刚诞生不久的扬州专区扬剧团和他们年轻的演员们走向国人的视野。
     扬剧《夺印》的编演成功,阐述了“生活是艺术创作之源”的真理,彰显了现实主义创作方法的魅力。“夺印”的编剧、演员们如果不下生活、不熟悉生活,没有爱憎分明的感情,是无法挖掘这样有现实意义的题材和无法完美地表现这样的斗争生活的。
    扬剧《夺印》戏好看,得益于全剧结构紧凑、情节层次分明而变化莫测,既曲折又复杂,既生动又紧张,前呼后应,以稻种为中心事件,设置了分稻种、偷稻种、沉稻种情节,展开敌我双方围绕争夺领导权的斗争,矛盾冲突十分尖锐,如《夺印》第四场,争取陈友才的斗争就有强烈的戏剧性。稻种事件能否查出与当事人陈友才的态度向背有关,一个为了争取,一个为了控制,支部书记何文进、陈家门楼黑帅陈景宜先后都到陈友才家,这两个人物在一处碰面,表面似乎很平静,但两人心中都了解彼此来决非偶然,因此都想从对方的言行中窥测此行目的,狭路相逢,何文进冷静判断来者不善,但他不露声色地与陈景宜寒喧起来,双方都说是来看友才的病,陈景宜狡黠地说“真是太巧了”,何文进回敬一句“巧?”然后迸发出一阵轻松的笑声,否定了陈所说的“巧”。陈景宜也附和地佯笑一阵,以掩饰方才的冒失。当友才妻说出陈景宜要陈广西送米的事实后,何文进抓住战机,主动出击,对陈说:“你对他家真关心啊!”,陈景宜:“这是我的份内事”。并指着何送来的米袋说“何支书对他家也很关心啊!”何文进进逼一步,目光如电,强调说:“这也是我的份内之事啊!”话音刚落,一阵冷竣的笑声扬起,透出咄咄逼人的锋芒,陈景宜以笑声招架,笑得十分尴尬以掩盖内心空虚。但不甘示弱的陈景宜以关心生产的口气提出缺少稻种时节不饶人,向老何发难,同时想摸底。何文进沉着应战,欲擒故纵,先说:“我们有的是稻种,耽误不了下秧”,语气斩钉截铁,像重锤敲击陈景宜的心门,然后又说:“只要有热爱集体的社员群众,还怕没稻种吗?”语中带刺、棉里藏针,使陈景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最后说:“一根木头撑不了天,你说对吗?”说完爆发出一陈爽朗的大笑,神清气足,如浪涛滚滚,充满胜利的自信和对陈的蔑视。陈景宜摸不到真底,如芒刺钻心,为掩饰狼狈相,也以冷笑一阵来应付,此笑是凄惨的,但又是咬牙切齿的。用戏曲传统的三笑处理敌我双方正面交锋,内涵丰富,层次分明,高潮迭起。何文进擒纵自如,着着生动,陈景宜欲盖弥彰,原形初露。
    扬剧《夺印》语言很有特色,生活气息浓郁,是从口语提炼出来的生动,流畅,散文体的长短句。通俗易懂,朗朗上口且贴合人物性格。如大队长陈广清唱:“帆靠顺风雨靠云,将军上阵靠雄兵,小陈庄社员太落后,二人倒有三条心。”陈景宜唱:“一重雾来一重山,姓何的处处把我难,要得稳把难关过,我只有抓牢这把大红伞。”何文进唱:“海船不怕浪涛涌,荡边芦苇不怕风,小陈庄有党把航掌,你应该伸直腰杆挺起胸”。这些语言多么生动,多么形象。又如何文进唱:“水乡三月风光好,风车吱吱把臂摇,沿途庄稼长得旺,风吹麦浪涌波涛”,这段唱腔,已成为扬州地方家喻户晓、好者能歌的传唱经典。
    扬剧《夺印》成功地塑造了一批农村生活的艺术典型,如对党忠诚,对群众有感情,嗅觉灵敏、党性坚强、爱憎分明、性格质朴、平易、稳重、踏实的村党支部书记(陈惠泉饰);积极、热情、勤劳、朴实、正直阳光的青年骨干胡素芳(李开敏饰)和陈广玉(胡永安饰);被小恩小惠蒙住双眼、脱离群众、丧失立场、性格刚愎,成了敌人大红伞的大队长陈广清(李学宽饰);自私、自利、贪图享受、自尊自贵、放肆张扬的队长奶奶春梅(汪琴饰);对党和人民怀有刻骨仇恨、狠毒、阴险、狡猾、善于披着画皮干坏事的陈家门楼黑帅“瘸爹爹”陈景宜(吴小童饰);陈家门楼黑干将、陈景宜的老婆,泼辣、跋扈的烂菜瓜(钱志均饰);坏分子、帮凶、善表演的黑干将、会计陈广西(吴今舜饰);忠厚、老实、胆小怕事的农民陈友才(小华童饰)等,似一幅幅色彩浓重的水墨画象,陈列在我国戏剧人物的画廊里,熠熠生辉。
    这出戏当然也是当时“以阶级斗争为纲”政治气候的产物,剧中不乏浸透着“左”的思想,但这并不能掩饰《夺印》在戏曲舞台上的光辉。

liPmsVXy.jpg

(版权所有,转载请写明出处和原作者名)
信息来源:扬州扬剧网 http://www.yangju.cn/-扬剧论坛 http://bbs.yangju.cn
原文链接:http://bbs.yangju.cn/thread-7336-1-1.html



(责任编辑:水易)
顶一下
(37)
97.4%
踩一下
(1)
2.6%
------分隔线----------------------------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新闻和文献为网络转载,若未注明版权之处或原作者,请及时联系本站添加版权或删除文章。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请登录 注册用户名 参加评论,方便日后联系。
评论发布需审核后公布,将在1个工作日公布,请谅解!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