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扬剧欣赏 > 精彩剧目 > 《卖油郎独占花魁》姚恭林 朱余兰
演唱人员:姚恭林 朱余兰 试听次数: 扬剧下载: 点击这里鼠标右键(目标另存为) 发布时间:2012-10-19 发 布 者:颜岭 音乐来源:扬州扬剧网 (仅作学习交流,禁止用于商业用途) 提供资料: 欢迎提供资料、音乐共享扬剧网,请联系本站
超好听
(112)
77.8%
不喜欢
(32)
22.2%

如果本曲没唱词或唱词错误,点击这里提供(修改)本曲唱词

王如兰 提供唱词

油唱:生不逢年景.厄运常降临.
背井离乡境.几时方能遇知音.
昔日里金兵作乱烽火硝烟,孤生一人逃离汴竟
来到了西子湖畔投亲不遇,
无可奈何卖油谋生.曾记得挑油担走街串巷,
常来提岸歇息观赏西湖景,转眼间岁月流逝光阴荏苒
不知不觉已有数春,西湖水清如明镜夕阳照,
雷锋塔尖晶莹莹,鸦雀飞檐喧噪声阵阵
我只有黄昏偷闲,湖边来解愁闷,常见到一位大姐千娇
百媚,四目相窥传深情,从此后秦钟我朝朝暮暮.
心中挂念时时刻刻难忘她倩影。
可怜我独自相思空悠悠但愿早把大姐来访求,
秦钟追根刨底寻源头才知她是沦落烟花女魁首
为访名花到静香院,非要十两纹银方可留.
聚沙成塔积攒一年头.今日方才上青楼
我与她一般生世皆飘流但愿乡亲知音能把夙愿酬
油说; 我秦钟好不容易才积攒了十两银子。
希望今日来此,能如愿以偿.偏偏不巧.花魁姐出外未归,
鸨儿要我独自上楼等候与她。
唉: 那也只好到她房中稍息侯佳便了。      1
油说:……..
油唱:油郎迈步进厢房,铺陈雅致不平常,豪华之中显庄重。
古朴之中露辉煌。哎 ,真好似.巫山云雨.进天堂。琴棋
画般般有.景物和谐伴红妆,我既来且坐慢慢等, 专候美娘回
房啊…….…..呀但愿她,早早归来,诉衷肠,
油说;花魁姐回来哪
魁唱:懒抬双目看厌了红桃绿柳。兵祸狼吼,王公诸候,
纸醉金迷,全不知羞奴,已看透, 还得要强献妩媚
假温柔,神志昏沉步履蹒跚回青楼。
啊呀 呀月朗星稀万籁幽,红墙朱门笙歌不歇酒肉臭
皆都是饱暖淫欲情场魁首,奴只求伯牙抚琴遇子期。
寒雀归巢早早把夙愿酬,叫平儿快搭扶家门走。
平说:花魁姐回来哪,花魁姐回来哪。油说:  终于回来了。
魁说:唉.沉醉归来倦双眸,娇乏无力攀高楼
油说;美娘,小生这相有礼了!
魁说:…..
魁唱: 刚辞去旧客人又留,
魁说:  我好命苦呀。
平说;……我当是谁,原来是天天在后门口,丁儿当
丁儿当敲棒子的卖油郎喔。
油说:.平儿姐姐我是暮明而来,妈妈叫我在此等候
平说: 姐姐她已经酒醉,你.你在这里怎么办呢?        2
等我唤醒姐姐吧。
油说:…..既然她已酒醉,就让她睡个痛快吧!
平说;哎呀呀你真是个难得的好心肠人!
只是你花了纹银,姐姐她不来陪伴,怎么过意得去呢?
油说:不要紧,我有暖茶一壶,在此坐坐无妨,无妨。
平说;.到难为你秦小官人了,不过你坐坐也早点睡吧。
我就少陪了。
油说:好说: 姐姐自便。
油唱:一更更儿里呀月儿照花台,卖油郎坐青楼观看女裙
衩呀,我看她年纪轻轻本是良户人家的女,
为什么她流落到烟花门中来
年方十九岁好一朵花正开
可叹那一班纨绔子弟把花儿脚下踩,十九二十人人将
她爱,人老珠黄青春过,有谁把她来理睬。
二更更儿里,月儿上树梢,卖油郎坐青楼,
细看女多骄,我看她翻来覆去苦难熬莫非是酒灌醉
心中似火烧双手来扶起在怀中轻轻抱用鸳鸯枕头抵住她的
杨柳腰,吹凉了莲子汤慢慢将她喂好让她的酒气消一消
三更更儿里,月儿正中央,又只见花魁女她气急脸发烫,
卖油郎不敢来怠慢,用潮手巾盖在她的柳眉旁。
潮手巾盖脸上,她的周身多凉爽,好一似杨贵妃她
酒醉在象牙床,卖油郎无限同情无限爱,              3
  
她借酒消愁世态炎凉。
四更更儿里月儿偏了西,又只见花魁女欲将酒浆吐在地,
卖油郎急忙悟住她的樱桃嘴,怕的是弄脏了床上的绫罗被。
油郎心着急低头看破衣,倒不如将酒浆吐在我的袖笼里,
一来好护住床上的被和衣,二怕鸨儿知道花魁要受她欺。
五更更儿里呀鼓响鸡儿鸣,牙床上惊动了花魁女衩裙。
我苦守一夜情怀未倾诉,花了我一年的积蓄十两纹银。
油说:  她醒来了. 美娘姐小可我已在此等候多时了
魁说: .是谁叫你进来的
油说:小可来时姐姐外出未归,你回来又酒醉睡着了。
故儿在此等候,不信你.你去问妈妈就知道了。
魁说:噢 原来如此
油说: 还望姐姐恕罪
魁说:我刚才酒醉看是就这样和衣而睡的吗?
油说:是呀, 是呀,
魁说  我可成吐过
油说:这个………噢.没…… 没有
魁说:呀我好像记得呕吐过,并且还喝过茶,
难道这多是在做梦不成。
油说: 不是做梦。你吐么….. 噢......是吐了一次。
魁说:哎呀 那些脏兮兮的东西吐到那里去了
油说:小可有恐吐脏了床上的锦被,和你身上的衣服,            4
….我只好用自已的衣服,用袖管兜了那些….脏东西
魁说:  是你用袖管收团。
油说:是, 呀,                                          
魁说:藏在那里了
油说:就藏在那里床底下。
魁说:等我看来,哎呀呀好好的一件衣服
被我吐脏成这个样子真是可惜呀
油说:弄脏了我一件粗布衣服何惜之有,不成弄脏了你的衣服
和被子我也就心安理得了,
魁说:
魁唱:我虽卖口不卖身,接待客宫千万人
原以为男子多是虚情客,今日里眼前却现诚实人
油说:昨夜你没有睡好天还尚早, 姐姐你还是上床
再睡一会儿吧, 小可告辞了
魁说: 小官人慢走.快快请坐。
油说:…… ..我坐我坐。
魁说: 我酒醉回家少有怠慢,又不成动问君姓大名。
府居那里还请小官人相告。
油说:姐姐若不嫌厌烦等小可奉告。
魁说:请讲
油唱:承蒙动问听端详姓秦名钟藉汴梁。
魁说: 原来我们还是同乡呢。                        5
油说:是呀,是呀。
魁说:请问君翁。                                
油说;唉……父为官延边遭兵险。                           
魁说:,原来还是一位贵公子。
油说;黄恐呀, 黄恐
魁说:不知太夫人。
油说;,母亲。
油唱:战乱时失散落异乡。
魁说:你来边关可有什么亲戚。
油唱:我么,,我是客地飘零无故旧。
魁说:既无亲戚你是如何生计呢?
油唱:全为糊口做了……..卖。
魁说:卖什么。
油说;….. 说出来请姐姐不要见笑。
魁说:,   但讲无妨。
油唱:,做了卖油郎。
魁说:卖油郎  哎呀呀呀好面熟呀。
油说;是呀
油唱:在西湖塘堤常相逢。
魁说:   对了对了 真是相逢不相识呀.
油说;所以小可斗胆而来呀。
油唱:痴心只求诉忠肠。
魁说:你这痴心是几时起的
油唱:痴心还在旧岁起。                               6
魁说:你既然有见我之心,为何不早来呢。
油说;哎呀呀姐姐我乃小本经营,怎么能说来就来噢     
油唱:到如今我才凑足了纹银十两                        
魁说:………
魁唱:呀......听他言情真意切动奴心房
好一个痴情难得少年郎.他与我祖居汴州是同乡,
同又颠流离失爹娘,我花魁是久欲从良无可托。
想必烟花女哪一个有好收场.若是能嫁一个如意郎。
奴甘愿布衣荆钗,粗茶淡饭过家常
这才是酒逢知已千杯少,恨不能一更添作九更长
魁说:呀秦小官人不知你可成婚配啊
油说;…….小可只为家贫尚未有配,
魁说:喔
油唱::天已大亮小可告辞了
魁说: 秦小官人你 你怎么急着要走呢?
油说:非是小可着急要走   只是
魁说:只是什么
油唱:嗳我本是一日营生一日过怎能够耽误
挑油串巷走街坊
魁说:也天色尚早,你再请稍坐片刻,我还有话要说呢
油说:
魁说:请坐
油说:…….…..…..                           7
魁唱:,……..起身来暗思量手拿钥匙连忙去开箱
取出雪花纹银数十两,秦小官人莫嫌轻慢且收藏      
就算奴馈赠你的薄礼品,请你莫负我一片心肠     
油唱:自古无功不受禄收受此银不应当
魁唱:蒙君今宵多照料白白花去银十两
油唱:怎说白花银十两.异地相怜探同乡
魁说:既然同乡当收受.他乡遇故情更长
油说:如此……如此…… 小可全领了
魁说: ,小官人我还有一言相告
油说:姐姐请讲,
魁说:秦小官人
魁唱:我劝君闲下此地莫常到,鸨儿她迎新送旧是惯常
要知道街柳巷是无底洞,你花尽银两犹如挑雪去填江。
油唱:姐姐的金玉良言当牢记,老实讲我是走有期来无望。
油说:小可就要走了只是那件衣服?
魁说:呀  等奴命人洗干净改日送上
油说:不必了不必了一件粗布衣衫
何劳姐姐操心等我拿回去自已收拾也就便了
魁说:也 我这里收拾比你方便多了
油说:如此多谢姐姐小可告辞了
魁说:喔  且慢 等我送你下楼
油说:不不不外面风大还请留步吧                     8
魁说:也, 就在楼下我那能这样娇嫩呢
油说:如此有劳了                           
魁唱:秦小官人你与我呀                                
一见如故休谦让,只恨我,一身无主难与你诉中肠
你为我一夜未眠又清青晨去更累你身上少衣裳
油说:小可不冷呀......
魁说:我有件贴身棉衣你且穿上
秦小官人你走过来,我与你披上。
魁唱:你可知黎明前朝霜晓风凉
双双同把青楼下并香肩齐步绕回廊
你今日归家须保重
油说:请姐姐也要保重玉体啊
魁说:你与我同是单身在异乡
油说;请姐姐留步 小可告辞了
魁说:喔小官人请转
油说:姐姐还有什么吩咐
魁说:喔嗯这件衣服洗好了改日送上
油说;多谢姐姐
魁说:喔请小官人请在回转
油说:请问姐姐还有什么吩咐
魁说:喔嗯我不知你今日走了下次还来吗
油说;我下次吆.......当然听从姐姐吩咐                    9
不过青楼不是我常来之处
油说:我......不                                    
魁说:不什么?                                         
油说;不过吆......小可还是想再来见见姐姐呀
魁说:如此吗那件衣服浆洗好了就有劳小官人请来自取
油说;好小可一定来取告辞了
魁说:小官人你你你请在转来
油说;嗯还有什么吩咐
魁说:喔  没有了
油说;我就暂且与姐姐一别了
魁说:秦小官人你你你你就请吧
哎他竟走了怎么连头也不回呢
哎熬尽了楚馆秦楼苦,知音离去空断肠
千斤易得人无价,今宵难得有情郎
      
王如兰  制
                                           2008.11.24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请登录 注册用户名 参加评论,方便日后联系。
评论发布需审核后公布,将在1个工作日公布,请谅解!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热点音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