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扬剧欣赏 > 精彩剧目 > 《衣冠风流》-公演版录音20130615

演唱人员:李政成 张卓南 葛瑞莲 陈俊等 试听次数: 扬剧下载: 点击这里鼠标右键(目标另存为) 发布时间:2013-06-16 发 布 者:水易 音乐来源:扬州扬剧网 (仅作学习交流,禁止用于商业用途) 提供资料: 欢迎提供资料、音乐共享扬剧网,请联系本站
超好听
(76)
96.2%
不喜欢
(3)
3.8%

如果本曲没唱词或唱词错误,点击这里提供(修改)本曲唱词

 录音:周正秋  后期剪辑:汤玉祥

 
 衣 冠 风 流
总监制:季培均 颜志林    
总策划:周启云 李政成
艺术总监:祁淑惠
策  划:周寿泉  朱运桃       
总统筹:陈 俊
统  筹:张卓南 熊传奇 陈晓明 
 编 剧:罗 周  
 导 演: 王友理
 音乐指导:赵震方
唱腔设计:冯成杰 王兆奇
配器:赵震方 孔令峰 胡丽娟
 舞美设计:边文彤 
灯光设计:张学伟 常辉柱 
服装造型设计:王 玲 
 音响设计: 吴 挺
舞美统筹:蒋德新 侯如祥
 副导演:王 海
 
 演 员 表
领衔主演: 李政成
 谢 安:李政成
 桓 温:张卓南
 褚太后:葛瑞莲
 司马昱:王 海
 郗 超:陈 俊
 王彪之:盛 军
 如 意:李 路
 众官员: 本团演员
 士 兵:本团演员
 伴 唱:本团演员
 
 职 员 表  
 司 鼓:   王兆奇
 主 胡:   王 冰    
 琵 琶:   张 攀
 扬 琴:   徐红霞
 中阮 古筝:  朱运怡
 长笛 竹笛: 居法刚 
 长笛 唢呐:居家芝 
 双簧管 唢呐: 任彬
 单簧管: 朱其波
 笙:  居莉萍 
 合成器: 胡丽娟
 二 胡: 张世新 王士文
 赵其松  穆迎旺
 中胡: 王安顺 刘诗云
 大提琴:  陈清 孔志峰
 低音提琴:  孔令峰 
 打击乐: 蔡海忠
李 军  王磊 岳霖伟 程志宏
 舞台监督:  顾道军 
 音 响:  周正秋 
 灯 光:  陈泽民 
 电脑灯:王 权 
舞美设计助理:王立峰 王铭
 绘 景: 陈友章  
 舞美制作 装置: 
 蒋德新  侯如祥 
 吕奇杰  朱承权 
 道 具:  许 闯
 服 装:  卞丽霞  林 昕
 化 妆: 沈学云  沈 萍
 字 幕: 郑其妹
 宣传推广:汤玉祥   
后勤保障:周萍 张翔 吴兆梅 
陈丹萍 韩婷 胡云 薛梦莹 
 
 楔 子
 
 浩浩洪流 穆穆和风
 临高远眺 草木葱荣
 雨入五湖 云拥三峰
 平川漠漠 碧空溶溶
 乐乎其里 游乎其中
 日夕忘归 思我良朋
 乐乎其里 游乎其中
 日夕忘归 思我良朋
 
 妙哇 尚书之琴
 果然天下无双
 怎及郗侍郎棋艺了得
 国中无二
 黑白争斗 不过雕虫小技
 想大司马桓公
 才高志大 方是
  报
 桓公擅自征兵
麾下之众 已逾百万
 报 桓公身率重兵
擅离姑孰 有作乱之意
 作乱之意么
 啊 侍郎 
 你方才讲桓公是什么
 桓公才高志大
 是真豪杰也
 前汉王莽 后汉曹操
 哪个不是真豪杰
 这个
 报 陛下有旨 谢安觐见
 你待怎讲
 陛下有旨
 尚书谢安速速觐见
 天色已晚 匆匆召见
 宫中必有大事
 大人快走
 如此 失陪了
 
 第一出  焚诏
        
 陛下 陛下
 安石 是你么安石
 太后
 谢尚书即刻便到
太后 朕躬福薄 病入膏肓
 命垂一线
今有心腹之言相告 
 陛下请讲
我朝世代绵延 已历百年
而今权臣坐大 帝室衰微
那桓温手握兵权心怀异志 
可怜朕之子孙祸在旦夕
 这便怎生是好
 为保儿孙太平
 桓温想要什么 
 我辈给他便是
 他要金山银海呢
 给他也罢
 他要进爵为王呢
 给他也罢
 他若要这万里江山呢
 这个
 他若要江山 又当怎样
 给给给他也罢
 陛下
 
 建康宫太极殿奉旨趋进
 转玉阶绕雕栏月隐星沉
 举目廊上惟灯影
 侧耳壁下无虫鸣
 舞袖歇 管弦停
 芳华谢 秋气侵
 敛声屏息意凛凛
 不觉疑窦生频频
 何故中夜急宣召
 难解难猜心难宁
 臣谢安见驾
 
 安石
 陛下 数日不见 
 陛下怎生消瘦至此
 安石 你总算来了
 太后 天色不早
 还请回宫歇息去吧
 是
 太后 勿忘朕言
 陛下放心
 恭送太后
 
安石 你我相交二十三年
 而今泉路迢迢
 朕要先行一步了
 陛下吉人自有天相
 死生有命 不必相劝
 来来来 安石执笔
 朕以遗诏相告
  遵旨
 
 朕才疏德薄 忝为人君
 今将大行 惭愧悚惕
 大司马桓温 才识卓著
 国事家事 一以托之
 陛下请慢 
 躬请陛下 再说一遍
 大司马桓温
 才识卓著 国事家事
 一以托之
 若太子可辅 则辅之
 他若不才
 便怎样
 公可自立 
 他若不才 
 桓公自自自立可也
 啊呀陛下不可
 闻诏命不由我心惊胆骇
 这诏书一声声饱蘸凄哀
 想桓公驱兵甲枭雄气概
 叹陛下坐宫闱满目阴霾
 面风浪九五尊无力负载
 捧江山如炭火难忍难捱
 啊呀大人
 陛下这是想将江山
 让与那桓温么
 不错 桓公欲夺 陛下先让
 一旦宣诏宫墙外
 桓公奉诏登龙台
 转眼山河便易主
 顷刻宗庙任铺排
 尽忠的要把性命害
 守义的要招灭顶灾
 高门岌岌风中摆
 寒士郁郁颜色衰
 寥寥数语关成败
 这该如何是好 如何是好
 当今之计呵
 兴邦丧邦一举裁
 一举兴邦
 一举丧邦
 是兴是丧
 正在于此
 乖乖隆的冬
 都在这张纸上哇
 这这这诏书发得么
 事关社稷 发不得
 那改得么
 为人臣子 改不得
发又发不得 改又改不得 
 大人你要拿个主意哩
 待我思之 待我思之
 
 兴邦丧邦一举裁
 万钧山河压襟怀
 移将圣意就红蜡
 照取臣心自皑皑
 
 诏书哩诏书哩
 谢安你不要命了
 
 暂离了黄泉路悠悠醒转
 安石奉诏 待朕用玺
恭敬敬奉玉盘跪进榻前
  诏书在此
 分明一盘烟灰冷
 诏书焚罢余烬残
安石呀 休得说笑吐诳语
 微臣不敢发狂言
 陛下诏书 尽在此中
 放肆 
 欺君焚诏当何罪
 敢请圣命诛谢安
你你你当朕果真不会杀你
 今日陛下杀了谢安
 黄泉路上 下棋喝酒
谈诗论道 就不愁人陪了
安石啊 你要做贤臣
 却不知朕躬之苦
 
 安石
 想那桓温虽在外任
 却将亲信郗超安置朝中
 时时胁迫 事事通传
 朕为人君 堪比罪囚 
 这等苦楚 朕不堪受之
亦不忍子子孙孙皆受之
 陛下不忍子孙受苦
 却忍先祖涕零么
 先祖江山
 早被胡虏占去半壁
 而今这半壁
也靠从前桓温东征西战
 方得保全
 桓公才识过人
 不愧群臣之首
 他岂甘为人臣
分明是个要篡位的曹操
 他欲做曹操
陛下何不命他做诸葛亮
 诸葛亮么
 怎么 依你之见
 诏书之中不让江山
 不让江山
 只赞忠良
只赞忠良
 好虽好 朕只怕 只怕他
 臣明白了
 果然大限近了 陛下怕了
 朕怕了
 陛下怕了 桓公胜了
 他胜了
 桓公胜了 天下乱了
 天下乱了 
 禅位让国 何乱之有
 道之不存 焉得不乱
 这个
 待等天下大乱
 陛下欲求一家之安
 岂可得乎
 这个
 青史之上 黄泉之下
 敢问陛下
何以奉先祖 何以对后人
 这个
 安石一语
 听得朕冷汗淋漓
罢罢罢 等朕重起一诏
 
大司马桓温 才识卓著
 国事家事 惟公辅之
 诏桓公依诸葛亮故事
 鞠躬尽瘁 匡时济世
如此则社稷幸甚天下幸甚
 社稷幸甚 天下幸甚
 诏书已成 恭请用玺
 
 想这玉玺一加 
便是江河东去 再难回头
 安石 此诏必失桓温所望
 你可保得他不反
 这个
 桓温若反
 你可保得朝廷不败
 这个
 朝廷若败
 你可保得朕子嗣平安
 这个
 君不负臣 臣不负君
 安石 朕不疑你负朕
 却怕你
 怕臣什么
 怕你误朕
 
 一刹时心胆震栗汗如雨
 汗下如雨浸朝衣
 仰重霄天子凝眉欲垂涕
 惶惶不安自悲凄
 若陛下含羞忍辱
 抛却社稷拱手帝基
 司马氏子孙年命尚可保
 王侯荣禄犹可期
 倘若是咬定青山守宗庙
 不让御座轻抛离
问谢安可保得桓温俯首拜丹墀
 可保得半壁江山烽火息
 四海之内刀兵不起
 可保得黎民百姓安居乐业
 君君臣臣两相宜
 我若是发空谈有心无力
 则便是负君误君把君欺
 有负君王临终意
 贻误君王子与妻
 上则愧天下愧地
 一段污名竹帛题
 或进或退岂儿戏
 若存若亡难举棋
 耳旁声声催更鼓
 窗外隐隐闻鸡啼
 陛下病重似残絮
 岂容谢安多迟疑
 天道昭彰守其义
 地陷山崩身不移
 陛下放心
 你待怎讲
 子曰 君子有所为 有所不为
 谢安一身一命
 断不负君误君
 好 好 好
 朕信你是国之干臣
 分忧的股肱
 恭请陛下用玺
 苍天呐苍天
 我司马昱斗胆信他 
 斗胆信你
 领旨
 
  公元372年
 晋简文帝司马昱驾崩
 其子司马曜继位
 以其年幼 
 褚太后垂帘听政
 
 第二出  却旨
 
 走啊
 
 陡然间惊闻得天子驾崩
 见遗诏不由人怒气冲冲
 
 说什么如诸葛国之栋梁
 分明是恋帝位戏弄桓公
 郗超我步履匆匆向禁苑
 觐见太后 晓以利害
 要用这三寸舌改朝换宗
 开门 开门
 
 天色昏沉沉 见鬼不见人
 才送鬼投胎 又听鬼打门
 哪一个
 我
 你是哪个
 中书侍郎郗超
 老奴只知王 庾 桓 谢
不知什么郗(西)超东超
 狗奴才 你不开门
 不怕杀头么
 后生仔 你再嚷嚷
 你就不怕杀头么
只恐断头之人不在朱门之外
 而在宫墙之内
 啊呀太后
 桓公闻得先帝遗诏
 震怒非常 挥师百万
 直奔建康而来 
 敢问以朝廷之兵力
 可与匹敌么
 以帝胄之孤寡
 可与抗衡么
 江山虽重 血嗣更重
 太后开门 
 反了 反了 乱棍打
 且慢 宣 宣进来
 是 宣
 中书侍郎郗超觐见
      
 白露一夜降为霜
 棋枰守得金漏长
 九天案牍争来往
 多赖王公安朝纲
 
 这棋么 倒是老夫输了
 品茗何妨三分冷
 赏花应怜一缕香
 安石呀 
 你正该怡然高卧在东山上
 怎奈俗尘已沾裳
 
近来朝野上下真是尘土飞扬
 王公执掌尚书台
 位高权重
 敢问 桓公若欲自立
 你意如何
 桓温自立 与你谢家有关
 无关
 与我王家有关
 也无关
 这不就得了
安石 司马桓氏两家对弈
你我么 观棋不语真君子
 若是谢安必欲一弈
 王公肯赐教否
 棋盘之上 
 我不欺你 也不让你 
 朝堂之内么
 又如何
 我不助你 也不拦你
    
 大事成了 成了
 禁中劝得大功成
 门外踏入得意人
 案头又见风雷劲
 谁与运筹定乾坤
 王公 谢公
 二公对弈 何不唤我
 郗侍郎棋艺高超
 谁敢对阵
 啊呀二位大人
 郗超奉命急传旨
 谁人旨意
 太后懿旨
 一言闻得心内惊
 太后她多年不问国家事
 今日专断自有因
 懿旨之中
 写的什么
 太后有旨 先帝驾崩
 陛下年幼 悲不自胜
 实难理事
 诏令大司马桓温 
 依周公故事 摄政天下
 摄政天下
 这是欲让江山呢
 不料烧了一道又来一道
 白白忙了一场
 王公 速将懿旨
 昭告天下吧
 好好好 传旨
王公 棋盘之上 胜负未分哩
 罢罢罢 下棋
 王公
 先传旨
 王公
 先下棋
 事有轻重 懿旨为重
 事有先后 棋局在先
这等小儿之棋 不下也罢
这等亡国之旨 不传也好
 谢安大胆
 侍郎性急
 你
 啊呀呀 二位贤侄 何必口角 
 不妨先下盘棋 再传懿旨
 也不误事
 安石 下棋
 下棋么 王公啊
 棋有博彩方尽兴
 事关利害方用心
 对弈半晌少滋味
 当以一物赌输赢
 怎么 你要赌棋
 一赌何妨
 你欲赌何物
 便赌此物
 这懿旨
 你若胜了
 则诏令不行
 你若败了
 则朝野奉命
 这等儿戏 只恐太后怪罪
 太后怪罪 都在谢安身上
 果然都在你的身上
 都在我一人身上
 既如此 哈哈 一赌何妨
 一让何妨 下棋
 且慢 王公
 兹事体大
 郗超替你下此一局如何
郗君区区侍郎 果真胆大
 郗超虽则官卑职小
 自有桓公位高权重
 桓公么
王公 你一心成全谢尚书
 就不怕开罪桓司马吗
 这这这 也罢
 侍郎请坐 老夫让贤
 侍郎高才 谢安不敢应战
 尚书不战 便是败了
 安石 你若败了 这懿旨
 则晓谕天下 朝野奉命
 安石 这可怪不得我了
 王公且慢
 安石 不是我不帮你 
 太后传旨 桓公势大 
郗超国手 这是天不帮你
 天意若何 谁能料得
 天意若何 一赌可知
 尚书请呀
 安石请吧
 这个
 请 请 请呀
 赌 赌 赌
 
 三尺之局兮 为战斗场
 陈兵列士兮 保角依旁
 郗某运白豪气壮
 谢安执黑细斟量
 
 你看这黑子瑟瑟每避让
恰好似末路的帝后锁宫墙
 你看那白子汹汹争疆壤
恰好似得志的桓公欲称王
 伸
 平
 飞
 粘
 断
 双
 安石仔细
 一枚枚圈起琉璃子
 一寸寸失却父母乡
 你只余半片青山堪屏障
 你单凭十万刀兵逞轻狂
 男儿汉成大事明火执仗
 真君子守其正温文谦良
 助桓公夺天下舌上掌上
 辅至尊安天下热肠忠肠
 
 安石休再纠缠 和了吧
 岂我不和 郗君不容耳
 不错 今日定当分个胜负
这棋盘之上 几无落子之地
 落在此处 怎样
 落在此处 我当赢七子
 落在彼处呢
 落在彼处 你当输六子 
 落在这里 又如何
 你落在这里 我落在这里
 当赢你八子
 然后呢
 你下四九 我下五八
 你必下六六 
 我追至七六 七三 
 七七 九一 八三 
喏喏喏 此时你惟有下至五五
 啊呀不好
啊呀好哇 我便下至五五
 奇哉妙也
 这一子落下 竟是白子输了
 分明是我下的 是我下赢的
 侍郎持白 谢安持黑
 你下的乃是我的棋哦
 啊呀呀 我竟替他下赢我了
 我将自己杀败了哇
 胜负已分 天意可知
 
 还请王公 封还懿旨
 好好好 封封封
 谢安 你今日之举
我必禀告太后 奏于桓公
 他二人岂能饶你
 岂能饶你
 
安石 郗超所言 不无道理
 一家有一家的兴衰
 一朝有一朝的运数
 你这般多事 只怕祸及满门
 
 起风了
不知东山花叶 又要吹落多少啊
 
 第三出  劝觞
  
 兵发姑孰心性高
 遥指京师气自豪
 每将愚忠笑诸葛
 异世奸雄羡曹操
老夫桓温 闻得郗超来信
言道先帝太后皆有禅位之意
几次三番 想要让国于我
 都被谢安所阻
想老夫与安石乃是少时相识
 十数年的同僚之义
 大半生的知交之情
 而今毁于一旦
 安石呀安石
 你既要与老夫为敌
 就怪不得我了 来 
 有
 传我将令 三军速行
 诛谢安 移晋鼎
  诛谢安 移晋鼎
 兵进建康
        
 崇德宫整妆容开匣照镜
 但只见镜中人眉锁愁云
 我本是乌衣巷千金之女
 与谢安连骨肉甥舅至亲
 闺阁中常随他游乐遣兴
 踏春花听秋雨历历在心
 实无奈嫁入了皇家门庭
 叹世事多跌宕惊怕半生
 但见我一番番临朝听政
 谁解我一夜夜辗转不宁
 今又闻桓司马重兵压境
 帝王都似累卵摇摇欲倾
 身受了先帝爷千叮万嘱
 强忍住脏腑内刀绞火焚
 吩咐下小黄门略备佳酿
 太后 美酒奉上
 宣召谢安觐见
 啊呀太后
 谢大人虽说是太后娘家堂舅
可如今桓温口口声声要杀谢安
 太后见他 怕是不妥
 休得多言 快去
 是
 
 这金壶压在手重比千钧
 颤巍巍将鸩毒壶中投进
 谢安呀谢安 当今之际
 那桓温口口声声 必欲杀你
 你休怪我 你休怪我
 借舅父一条命以保太平
 吏部尚书谢安觐见呐
 
 见过太后
 谢尚书少礼
 谢太后
 
 怎么 外面下雪了
 洋洋洒洒 雪景可观
 尚书多负辛劳
 喝杯热酒 暖暖身吧
 多谢太后
 舅父
 太后何事
 门外飞雪 比十年前如何
 十年前么
 十年前谢尚书京城上任
 也有这一场雪纷纷纭纭
 谢安石邀子侄共赏雅兴
 就红炉暖绿酒讲诗论经
 可喜阶前小儿女
 声似玉罄作清鸣
 一个说漫天飞雪如盐粒
 一个说好比三月柳絮轻
 十年一觉似浮影
 一般瑞雪到如今
 喜莫喜兮长相聚
 乐莫乐兮乐天伦
 舅父 表弟身体可好些
 经年调治 依旧体弱
 他一咳嗽 我这脏腑
 也都跟着振颤哩
 此乃怜子之心也
 想哀家之子 不幸早夭
 今天子年幼
 哀家只当他亲生一般
 衣食住行 无不亲问
 不肯叫他委屈半分 舅父
 太后
 尚书满饮
 以怜天下父母之心
 臣事陛下 拳拳之心
 实与太后无二
 听闻陛下白日只穿一件单衣
 晚间却盖两床厚被
 如此昼冷夜热 还须当心哇
 谢尚书
 太后
怎么 尚书不识此酒
 这酒么
 啊呀呀
 这酒分明东山之酿也
 正是 想当年 
尚书高卧东山 纵情随兴
 天子屡屡征召
 舅父时时称醉 不肯入仕
 谢安原本懒散之人
 当年哀家尚在闺中
常与舅父游乐山水 流连美景
 日夕忘归 
舅父还记得东山上的蔷薇洞么
 一洞蔷薇 香沁眉角 妙哇
 记得洗屐池么
 绿竹照影 清澈见底 妙哇 
 记得着衣亭么
 斜阳晚晴 惠风徐来
 实实的妙哇
 从前光景 历历在目
 至今思之 不胜欢喜
 那时太后还常常偷臣的酒吃呢
 那时哀家
 恨不日日能与舅父同游
 唉 骨肉之亲
 而今却分出个君臣来了
 虽有君臣之别
 这酒香实与当年无二
 啊呀太后 这酒要凉了
 且慢
 太后何故
 尚书何故
 东山千般妙处 你何故弃之
 何故弃之
 这个 安既与人同乐
 便不得不与人同忧
 既与同乐 亦必同忧么
 不错 尚书既出得山来
 正该为天下解忧
这酒凉透了待哀家重斟一盏
 多谢太后
 
谢尚书 你你你果真不识此酒
 太后何必再问
 
 见太后奉杯觞盈盈噙泪
 谢安石发轻叹我敛目低眉
 我并非不知晓酒中三味
既已知晓又不忍心强拒强推
 我本该饮鸩毒不怨不诿
 又恐君后悔 社稷成灰
 青史声名坠
 故此我仰天唏嘘扪心相问
 何故杀机暗藏杯
 你你你果真料到
 太后
 是谢安无才能
 忝居高位失德少教品行亏
 不是
 是谢安眼高于顶生性狂悖
我目空同僚越俎代庖乱朝规
 也不是
 我笑
 笑什么
 笑的是太后慈恩聪明仁惠
 几番番不把这美酒来催
 我悲
 悲什么
 悲的是中宫无奈寸心欲碎
 几番番放下这美酒又举杯
 太后
 雷霆雨露皆天赐
 一草一木仰春晖
 至尊若欲诛勋贵
 下臣谢安不敢违
 只消得一纸诏书出宫去
 何劳太后双泪垂
 谢安呐谢安
 哀家岂忍杀你
 怎奈你听
 听什么
 你听那飘飘渺渺
 喁喁窃窃之声
 皆是
 诛谢安 移晋鼎
 果然郗君所言不虚
 桓公刀斧未至
 九重鸩毒先临
 我不杀你 温必杀我
 我死何惜 可怜天子
 年方十二 便要遭此横祸 
 尚书何安 尚书何忍
 太后杀了谢安
 便可保天子无恙么
 这个
 杀了谢安 
 便可保宗嗣绵延么
 这个
 杀了谢安
 便可保朝野太平么
 这个
安石 非我杀你 是你杀我
 是你杀我也 
 
 想先帝临终欲把社稷让
 是谁人焚却遗诏劝君王
 是我
 怜哀家降旨分权施恩赏
 是谁人封还懿旨不斟量
 也是我
 司马氏有意成全桓温望
 是谁人惹恼枭雄动刀枪
 太后
 想桓温雄兵百万实难挡
 为何我偏欲一力挽残阳
 为何
 自古来移天换日帝王账
 为何我不肯坐视在一旁
 为何
 撼天下撼不动我这乌衣巷
 为何我自取其祸祸门墙
 却是为何
 你道为何
 谢安呀谢安
 你只为一朝高标在名臣榜
 你只为一展权谋急逞强
 你只为一身不肯事二主
 非也
 实不忍一兆生民尽灾殃
 让位桓温 乃天子家事
 何关百姓
 岂能无关
 怎生相关
 天子者 当为天下表率
 想桓温平蜀伐北
 声威煊赫 他欲问鼎
 虽为悖逆 亦是常情
 陛下若慑于其威
 轻让社稷
 则不异昭告四海
 九五之尊 不以德居
 而以力取
 不以德居 而以力取么
 如此一来 
 凡精兵强将 封疆大吏
 谁能不秉人之常情
 生篡逆之心
 兵不厌多 势不厌大
 万般利欲 只嫌其少
 满目周公摄政
 遍地尧舜让国
臣恐天下 从此永无宁日
 永无宁日
 尚书远虑
 可是桓温大兵已至新亭
 尚书心怀天下 独不怜我
 不怜陛下么 
 如此 与桓温何异
 桓公有私 臣心无私
 恭请太后纸笔一用
 纸笔在此
 
 聊解君王忧 应胜杯中酒
 
太后 臣曾封回一道懿旨
 而今奉还旨意一道
 
 大司马桓温 公忠体国
 提师来朝 驻于新亭
 敕令吏部尚书谢安往赴帐前
 以迎桓公
 这这这 尚书是要哀家
 将你送与那桓温么
 太后欲示好桓公 以保太平
 与其送一个死谢安
 不如送他个活的
 送个活的
  送个活的
 送去他杀
  送去他杀
 
 第四出  亭会
 
 奉天承运 皇帝诏曰
大司马桓温 公忠体国
 提师来朝 驻于新亭
敕令吏部尚书谢安往赴帐前
 以迎桓公
 
 拜见桓公
 诸公免礼
 敢问诸公 谢尚书呢
 他呀 怕是不敢来吧
 谢公既奉诏命 必来新亭
 啊呀 谢家人多
 他临行不免交代后事
 一一道别 
 这般拖拉
只怕江山易姓 他方来拜新主
 
 提领雄师向金陵 
 虎从风 龙从云
 眼底奔腾千浪涌
 胸中收拾万山青
 宴上有心叙旧谊
 剑下无情诛故人
 可叹双鬓生白发
 想我桓温呵
 必欲得建殊勋
问九鼎 掌斧钺 登龙庭
 方不负人间百岁身
 凭他谢安风流冠世
 也还须笏板朝服
 恭恭敬敬 迎拜老夫
 桓公 帐外三百甲兵
 帐内十二侍卫
 帐后八名死士
 皆已准备停当
 好好好
 你等听我号令 
 谢安一到 立地斩之
 则天下定而大事成
 谢安到 谢安到 
 
 素服持幡来新亭
 
 谢安石遵奉圣命
 身出国门 从容漫步
 悠然前行
 芒鞋踏破江畔尘
 来啊
且慢 这这这好蹊跷呀
 一色水天映明镜
 风摇草木同此心
 我这顶上簪缨如残雪
 轻袍缓带似流云
 乌衣巷由来乌衣称风雅
 王谢子弟 向来身着缁衣
 以为风流
 今日打扮 却是为何
 身穿寿衣
 莫不是欲为自己一哭
 不是
 披麻戴孝 
 莫不是欲为天子一哭
 非也
 身着丧服
 莫不是欲为晋祚一哭
 错矣
 谢安石俯仰一哭祭英灵
 我这招魂之幡 致祭之物
 皆为一人
 为哪个
 为何人
 悲哉江流发浩叹
 哀哉英雄入幽冥
 空余帐下三千客
 辜负掌上百万兵
 这等英雄
 莫非亦是老夫旧识
 相交多年金兰义
 今日为公觅坟茔
 迢迢焉得归故土
 喧嚣不堪葬帝京
 新亭由来好风物
 水阔山高伴忠魂
 从此后我在尘世公在土
 点点斑斑泪已倾
 休再多言 斩了
 且慢 安石哭祭之人
 到底为谁
 我所哭祭之人
 尽在这包裹之中
 尽在之中么
 尽在之中
 待我看来
 乃是衣冠一副 好生眼熟
 怎么 不认得了
 这个
 你你你果真不认得了么
 啊呀 此乃老夫旧时衣冠
 十四年前 桓公为报天恩
 北征中原
临行之前 将此衣冠托付于你
桓公言道 沙场之上刀剑无情
 我若战死 有劳安石
 为桓温筑个衣冠冢
 衣冠冢么 哈哈
今乃宁康元年二月辛巳
 桓公仙逝
 谢安携此衣冠来履旧约
大胆 速将谢安立地斩了
 且慢 尔等暂且退下
安石 老夫好端端的在这里
 桓公何在 桓公何在
 山河依旧 斯人长逝
 遥思当年 焉得不哭
 
 我哭这堂堂皇皇衣之领
 想桓公领袖朝班抚四夷
 表率群臣报天子
 我今哭之思威仪
 哭罢衣领哭衣襟
 桓公襟怀古来稀
 权倾江南奉社稷
 我今哭之叹无私
 哭罢衣襟哭衣衽
 任重道远守业基
 北望山河恨南渡
 我今哭之亦嘘唏
 哭罢衣衽哭衣袖
 英雄振袖奋马蹄
 十万男儿战胡虏
 我今哭之仰旌旗
 我那桓公啊
 当年桓公 哪里去了
 当年桓温 可还在么
我哭 哭一声桓公今安在
我哭 哭一声衣冠做永离
 衣裾衣袂皆哭遍
 衣祛衣衿泪眼迷
 但见这飘飘衣带存旧迹
 是谁人殷殷血色染绦丝
 这这这乃是先父之血
 怎生得来
 这个
 怎生得来
 想成帝之时 苏峻造逆
 十万之众 兵进建康
 先父时任宣城内史
 坚守危城 誓不降敌
 誓不降敌    
 战至矢尽弓折 刃崩剑断
 犹以刀柄击贼 不屈而死
 不屈而死
 老夫收殓亡父
留下这条血带 以慰英灵
 倘若再有十万逆贼
 该当怎样
 我必身先士卒 剿贼安邦
 今十万逆贼 正在新亭
 这个
可叹桓公父子两代尽皆死了
 贼寇汹汹 谁能抗之
 谁能抗之
 我哭这血衣带难挽难系
 系不住人世间风流云凄
 系不住数十年君臣恩义
 系不住扑喇喇金瓯崩离
 哭桓公天命不永撒手去
 从今后谁为至尊守疆畦
 我抚丝弦谁侧耳
 百姓颠沛将谁依
 哀公恸公泪似雨
 哭公祭公发悲啼
 倘若晋祚难为续
 叹公声名堕污泥
 不孝悖逆先父志
 不仁还把孤寡欺
 不义挥刀诛故旧
 不忠负恩乱京师
 似这等不仁不义一贼子
 不忠不孝毁国堤
 青史有信当铭记
 万古永为竹帛讥
 手捧着泪淋淋冠带旧衣
 耳闻着呼啦啦招魂幡旗
 面朝着静脉脉江流水逝
 背对着寒凛凛刀密剑齐
 思想起与桓公多年之交
 故人之意 兄弟之情
 金兰之契 
 也曾同醉壶浆
 也曾同游把臂
 同思故土 同怀弘毅 
 逸兴飞 凌云志 
 璧玉心 英雄气 
 只道是平生有幸
 得遇知己 比邻天涯
 投合声气
 又谁知易始难终
 中道而离 声名堕地
 黄泉永寂
 怎不令人哀思潮涌
 痛入心脾 肝肠寸裂
 悲恨交集 恸哭泣涕
 放泪眼向碧空长歌魂兮
 桓公已去 魂兮归来
 
 呜呀 魂兮归来
 
 魂兮魂兮入泉冥
 魂兮魂兮出阴司
 魂兮魂兮胡不至
 魂兮魂兮归来迟
 男儿昂昂立七尺
 或在云天或为泥
 祭我才调真无匹
 祭公跋扈却为愚
 祭我枉披黄金甲
 祭公抛却旧时衣
 喉哽声咽难为语
 但为明公一哭之
 悲哉痛哉 呜呼哀哉
 桓公 谢安此来
 吩咐京师城门洞开
 你欲篡夺 只管进城
 这个
 吩咐禁军按兵束甲
 你欲篡夺 只管进营
 这个
 吩咐宫中洒洗干净
 你欲篡夺 只管进宫
 这个
你要斩谢安 你只管斩斩斩
 斩 斩 斩
 桓公明断
 斩了这不臣之心
 斩了这篡夺之念
 斩了这问鼎之志吧
 桓公明断
 今日之事 
 安石一来 老夫心震 
 安石一祭 老夫心惊
 安石一哭 老夫心明
大丈夫虽不能流芳千古
 亦不必遗臭万年 
 桓温不敢死 桓温不肯死 
 我桓温 不曾死
 更衣 更衣 更衣 
 
 十四年不着此衣矣
传我将令 三军后撤五十里
待老夫 单人独骑 面见太后
 以全臣节 以表赤诚
 
 魂兮魂兮入泉冥
 魂兮魂兮出阴司
 魂兮魂兮胡不至
 魂兮魂兮归来迟
 喉哽声咽难为语
 但为明公一哭之
 
 宁康元年 
桓温 谢安会于新亭
 谢安晓以情理
 桓温罢篡夺之心
 晋室得安
半年后 桓温病故
       
 浩浩洪流 穆穆和风
 临高远眺 草木葱荣
 雨入五湖 云拥三峰
 平川漠漠 碧空溶溶
 乐乎其里 游乎其中
 日夕忘归 思我良朋
 乐乎其里 游乎其中
 日夕忘归 思我良朋
 
 剧 终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请登录 注册用户名 参加评论,方便日后联系。
评论发布需审核后公布,将在1个工作日公布,请谅解!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热点音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