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扬剧欣赏 > 民营风采 > 扬剧《姑苏恨》扬州张寿清扬剧团演出
演唱人员:张寿清 陶琪 李高云 李治娟 陶艺 董广春等 试听次数: 扬剧下载: 点击这里鼠标右键(目标另存为) 发布时间:2012-12-09 发 布 者:咏纯 音乐来源:扬州扬剧网 (仅作学习交流,禁止用于商业用途) 提供资料: 欢迎提供资料、音乐共享扬剧网,请联系本站
超好听
(84)
84%
不喜欢
(16)
16%

如果本曲没唱词或唱词错误,点击这里提供(修改)本曲唱词

感谢扬州市张寿清扬剧团友情提供!

扬州张寿清扬剧团
  演  出
大型古装扬剧
 姑 苏 恨

剧情简介:
书生张青云杭州
求学期间,夜晚
偶遇闺阁千金
王怜娟隔墙操琴,
越墙相见一见倾心
两情相悦私定终身
却在王怜娟怀孕
三月之时,张青云
被父骗回苏州,
被逼与尚书之女
蒋素琴成婚。
王怜娟怀孕楼台
被其父看破,推落
西湖幸遇渔婆相救
母女同往苏州投奔
谁知张青云
得了新人忘旧人,
丫鬟小凌前来相劝
遭毒打还被剪舌头
蒋素琴得知此情
心有不忍,携小凌
来见王怜娟,此时
王怜娟产下一子,
闻听凶讯万念俱灰,
自知命不久长,
向蒋素琴托付后事
张青云前来相逼,
小凌伤重而亡,
王怜娟命绝当场,
演绎了一场痛人
心扉的传奇故事。

演员表:
张青云:张寿清
王怜娟:陶琪
蒋素琴:李治娟
张福:李高云
小菱:周洁
王守礼:陶艺
张学卿:董广春
张夫人:陈振兰
渔婆:李爱琴
医生:董广春
店小二:肖路

职员表:
导演:张爱华
主胡:丁浩
司鼓:彭亮
音响:赵 胜
服装:戴琳
道具:肖路
灯光:薛万家

第一场 花园会

主仆双双同结伴
轻移莲步到花园
你看那
一轮明月当空挂
月移花影上栏杆
万里晴空无片云
月里嫦娥把人间看
明月虽好人寂寞
小菱啊
我要操琴且寻欢

刹时张福无踪影
何处传来好琴声
细听宛如细流水
又似珍珠落玉盆
南北东西四处看
隔墙美人在操琴
明月照人人似月
我目瞪口呆失了魂
 只恨墙高路不通
我身无双翅难飞腾

小生名唤张青云
家住苏州元和城
为求上进入书院
一墙相隔为近邻
适才间
见你琴罢回房去
失落手帕在凉亭
怕只怕
风吹手帕落池塘
因此我
特来拾帕将你等

单凤独自鸣
孤凰太冷清
愿得双飞翼
朝夕不离分

想小生
在苏州略有才名
怎奈是
比起小姐要差十分
未知尊师是哪一位
不是名师是父亲
令尊如今人何在
任职丹徒为县令

承蒙公子来动问
王怜娟三字我名姓
小姐芳龄有几岁
虚度年华十八春

小姐年轻才学高
青云我
一事无成愧在心
常言道少壮不努力
老来悲伤愧无门
因此我
磨穿铁砚不怕苦
夜夜攻读到五更
愿学那
苏秦悬梁来刺股
待来春
上京赶考求功名

只见他
少年英俊又稳重
只见她
低头默默不作声
只见他
出言吐语志气高
我这里
借此良机把话引

小生年方十九岁
尚未娶妻把家成
恕我说句冒昧话
愿求小姐配成婚

公子本是读书人
说话因有轻重分
怜娟并非千金女
平日受过闺门训
船有舵来家有主
儿女婚事父母定

你可知
唐朝张生与莺莺
美名流传到如今
小姐呀
只要夫妻情义深
私定终身何要紧

常言道
知人知面不知心
甜言蜜语不可信
我只怕
他口甜心不甜
日后怜娟要受苦情
我有心上前来推却
又难舍
多情多意的好书生
一时心乱无主意
你低头不语为何因

六月的莲子腹中苦
我只怕
石板种麦没收成
陈世美弃下秦香莲
王魁负了焦桂英
自古多少负心汉
有多少痴情的女子
受苦情

王魁与那陈世美
弃旧恋新丧良心
日后我若良心变
天诛地灭不超生

听他句句吐真情
果然他心同我心
公子啊
既蒙公子不嫌弃
你早托媒人来求婚

第二场 楼台别

母亲病重无药救
我手拿书信双泪流
上写着
早来三天能见面
迟来三天一命休
叫张福收拾行李
回苏州

你为何
唉声叹气不开口

张福啊
母亲若有长和短
孝期怎能回杭州
日常时久变卦多
怜娟岂能长等候
倘若她
父母作主另配婚
岂不是
白费心机喜变忧

往日里
有说有笑多高兴
今日里却
不言不语闷沉沉
莫非长夜多寒冷
你不愿
独坐书房习诗文
莫不是
起居不堪生了病
因此你
低头不语少精神
莫不是
小菱说话没分寸
惹你公子把气生
公子啊
你大人不生小人气
但念她
年轻无知你莫记心

父母生儿为防老
你怎可为我担不孝
你我虽然结夫妻
屋檐下栽树长不高
此番你回家探亲去
父母面前把真情告
速挽月老我家来
到那时
明媒正娶结鸾交

但愿母亲病早好
十天半月把喜讯报

莫叫我
望穿秋水音讯遥
怜娟我是三月
三月怀孕你可知晓

听此言喜眉梢
亲亲热热把小姐叫
我回家忙把真情告
你在此
安安心心等花轿

来年生下小宝宝
两只小眼眯眯笑
又像你来又像我
到那时
夫妻双双把孩子抱

我身孕一天大一天
日长时久瞒不了
若被爹爹来知晓
只怕怜娟命难保
我万般为难你明白
望公子
舌头打结要记牢

此去苏州路非近
风风雨雨天寒冷
一路起居要留意
莫使怜娟常操心
怜娟不能陪你去
你代我
婆婆面前问安宁
愿她病体早痊愈
到来年
我端汤递茶勤孝顺

多蒙你
桩桩件件好安顿
青云我
一时无语表寸心

又听得金鸡叫声声
倾刻就要两离分

我好比鱼刺哽咽喉
是苦是甜说不清
千言万语并一句
你要把
大事牢牢记在心

第三场 洞房变

为催青云来成婚
谁知一去无音讯
没奈何
假借书信将他骗
盼望他早日离杭城
眼看夕阳又西下
不见儿归心不宁
吉日良辰在明朝
没有新郎急煞人

只因你娘年纪老
晨昏无人来照料
我儿如今长成人
理当婚配把亲招
为父替你订了亲
洞房花烛在明朝

听此言
犹如一棒当头敲
青云怎好把怜娟抛
孩儿功名未成就
婚姻之事尚嫌早

我儿说话昏淘淘
张家望你接宗桃
你说早来娘不早
为娘想把孙子抱

男儿立志求功名
十年寒窗费煎熬
待我明春去赶考
求得功名把妻讨

你岳父一品在当朝
吏部尚书爵位高
你妻是他独生女
东床快婿将你招
常言道
大树底下好遮阴
到来年
你平步青云上九霄

耳听谯楼打初更
我心思一阵涌一阵
别人家新婚之夜
乐淘淘
我却是
面对新人想旧人
早知道
爹娘骗我来成婚
悔不该
一时糊涂转家门

满屋嫁妆崭崭新
不愧尚书大门庭
我若与她成婚配
荣华富贵享不尽
倘若她是王怜娟
十全十美多称心

只见她
天生一副好容貌
好似那
月里嫦娥下凡尘
我道怜娟容貌美
可她比怜娟要
美三分
如此娘子何处找
忽想起
怜娟临别话叮咛
她待我
多少恩爱多少情
她为我
怀孕三月难见人
她等我
十天半月报喜讯
我今日
抛却怜娟心何忍
论相貌素琴美
论情意怜娟深
一个是
父亲在朝官一品
一个是
父亲七品小县令
真好比
两张状纸齐并进
难煞我判官张青云

有道是
人往高处水往低
荣华富贵值千金
只为了
平步青云高官做
也只得
讨好我妻蒋素琴

公子莫要太客气
房中哪有你的妻
要睡你自已尽管睡
素琴冻死不怪你

只因我多喝几杯酒
故而说话有高低
还望娘子莫动气
青云我一旁来赔礼

公子何必行大礼
素琴如何受得起
野草难与牡丹配
你是凤凰我是鸡
我与你
一个天来一个地
好似那
黄豆与珍珠难相比
只怪我
无才无德容貌丑
难怪公子不欢喜
幸亏得
虽拜天地未同房
你还好
另娶美貌贤德妻
我带丫环回家去
奉劝你另外打主意

夫妻好比同林鸟
怎好你我各东西
若被外人来知晓
沸沸扬扬要谈事非

你不要比东又比西
素琴不配做你妻
你有新人可再娶
我愿削发去为尼

我心只爱你一个
何必还要多猜疑
既然同房做夫妻
有长有短好商议
夜半三更天寒冷
望你保重千金体
冻死青云不足惜
冻坏娘子了不起

你不要
缠来缠去缠不清
让我独坐到鸡啼
既然娘子不肯睡
青云我一旁陪伴你
冻坏娘子我心痛
为夫我上前为你
盖寒衣

见她怒气不肯息
急得我一旁无主意
得罢休来且罢休
从今后定然改前非

改与不改全凭你
此话何必对我提

都说是
新婚夫妻甜如蜜
可怜我
洞房花烛生闲气
青云苦处无人诉
活在世上无滋味
娘子若是不饶我
我就要
掸掸灰尘跪在地

顺风不能扯满蓬
为人怎能逼到底
他是夫来我是妻
夫妻应该有情意
我软软心肠把气平

真叫我
又好笑来又好气

第四场 相思泪

寒冬过去春天来
桃红柳绿百花开
楼台一别四月整
我日日夜夜望郎归
一日三餐无滋味
流了多少相思泪

临别几番叮嘱你
你人若不来信要写
却为何
好似风筝断了线
遥遥一去不回来
莫非途中遇强人
莫非到家把病害
莫不是
得了新人忘旧人
我与他
夫妻恩爱情似海

郎君不是负心汉
怜娟何必多疑猜
心想不猜偏要猜
万般愁肠难解开
桃子成熟要落地
花到春天自要开
七月怀胎难隐瞒
你叫我
楼台怎能养小孩

水落石出事已明
要想遮盖难遮盖
既然老爷已知晓
还望作主配成对

事在去年中秋夜
小姐她
月下弹琴把愁解
隔邻书生张青云
跳墙当面求婚配
好似青藤把树缠
小姐她
三番二次推不开
男有才来女有貌
红花绿叶正相配
去年冬天苏州去
至今数月未回来

东引线来西穿针
定是你从中来引带
如今是丑名远扬
脸丢尽
王家的门风被败坏
恨不得
一刀将你来杀死
还念你
从实招供有悔改
叫来人与我将她赶

速速赶出大门外

爹爹叫我离杭城
我手脚发软泪纷纷
莫非机关已败露
怕只怕
此去萧山事非生
我有心
上前把真情讲
话到唇边要三思忖
若是先生病看错
爹爹他怎知我
身怀孕

真情败露情难容
岂不是
自搬石头压自身

爹爹声声催得紧
又像假来又像真
生生死死难猜想
真真假假看不清

第五场 西湖难

清清水碧绿波
清水碧波鱼虾多
捕得鱼虾换柴米
粗茶淡饭把日子过

王家世代家规严
如今被你门风败
黄花闺女身怀孕
怎不叫人痛心怀
留你贱人有何用
快与我跳入西湖
自葬埋

一听此言魂飞散
双膝跪地忙求拜

只怨女儿做错事
从今定然来悔改

只怪你当初太轻浮
事到如今悔己晚

连连求恳亲生父
千错万错女儿错
我今一死不足惜
难舍堂上老父亲
白发苍苍年半百
来日不长去日多

有朝一日归西去
有谁人
披麻戴孝来超度
春暖花开清明日
我的爹爹呀
何人
到坟前来扫墓

第六场 厅堂血

母女双双把路赶
路途遥远到姑苏
将身来在街坊上
但愿刹时见我夫

两腿酸痛肚子饿
吃尽千辛和万苦
一心只为我小姐
千里迢迢到姑苏

今日与你来相见
不由我双泪落胸前
自从楼台分别后
小姐日夜眼望穿
又谁知
蓝田种玉难长久
老爷得知怒冲天
说我红娘来牵线
将我赶出大门外
我一路求乞寻公子
小姐她性命难保全

公子回家把心肠变
早把小姐抛一边
我苦苦相劝他不听
反把我骗到乡下
住了半年
妹妹呀
难得今朝来相见
我与你
同找青云把理评

若能见到青云面
两桩大事要说分明
速发花轿杭州去
接来小姐莫迟延
倘若小姐人已死
我叫他
披麻戴孝到坟前

开言叫声我的夫
你一去不回五月多
未知身体可康健
未知婚事竟如何
我怀孕楼台被看破
爹爹推我落西湖
幸亏渔婆来相救
陪我一同到姑苏
本当即刻相见你
怎奈我
不敢冒昧进贵府
如今我
高升客店暂安身
心急如火盼我夫

事不三思悔当初
我与素琴结夫妇
甜甜蜜蜜恩爱多
若是惹她心恼怒
青云难把高官做

当初怜娟貌如花
如今她
风吹雨打似焦土
更何况
无媒无证非正娶
我不相认无罪过
万事应从远处想
青云何必太糊涂

适才听得店家言
公子你不肯把
小姐见
你俩素来情意深
今日相逢蜜样甜
小姐等你眼望穿
求公子
你快与我到客店

你路远到此情非浅
也非青云良心变
我好比哑巴吃黄莲
苦在心头口难言
家中已有娘子在
父母跟前难周全
求你与我带个信
劝小姐莫把往事
记心间
她向东来我向西
从此天涯各一边

你苦在心头口难言
小姐比你苦万千
她十月怀胎将临盆
他乡流落泪涟涟
你铁打心肠软三分
小菱跪在你面前

休要罗嗦来纠缠
旁人听见多不便
再赏你银子二十两
快快回家莫迟延
我要银子有何用
此刻心头似油煎

你分别之时甜如蜜
只当是
海誓山盟心不变
谁知你
得了新人忘旧人
有了后来你忘了前
既然你不把小姐爱
当初又何必
将她骗

不提当初犹且可
提起当初悔难言
她既是个官家女
理该楼台做针线
不该月下把琴弹
分明勾引我美少年
只怪我年青无主意
一时糊涂受她骗
她既能与我来私会
也会与旁人共枕眠
世上男子有万千
任她挑来任她选
青云家中有新欢

除非是
日出西山变了天

公子你
含血喷人出恶言
你真是
豺狼心肺书生面
莫道官家有威势
天理昭昭岂能骗
一场天火烧干净
烧得你
断子绝孙灭香烟
尸首抛在荒郊外
猪拖狗咬豺狼舔
恨不得一口咬你
无情肉
黄毛丫头发疯癫

一刹时
打得我鲜血溅
骂一声万恶的
负心贼
任凭你打断皮鞭
不怕你贼胆包天
我有口会喊千重冤
你这无情贼
你有何脸面把人见

相公去年在杭城
结识王家女婵娟
两人相爱把婚定
王小姐不久身怀孕
谁知道
相公回家成婚后
把小姐恩情忘干净
如今她
千里迢迢寻夫来
谁知相公不相认
小菱丫环来相劝
他恩将仇报起毒心
剪掉舌头又被打
奶奶呀恳求你
千万公正把理评

第七场 临终恨

一阵心酸眼难张
满腔热望梦一场
早知他今日不相认
何苦要连累母亲娘

骂一声恶贼狠心肠
你不该抛妻丧天良
只要为娘有一口气
定要为你伸冤枉

刹时腹痛似刀绞
莫非孩子要生养

手抱娇儿泪汪汪
可怜你
没有爹来只有娘
有人生无人养
不知你是姓王
还是姓张
我儿若能成长大
到我坟前来哭声娘

既然小姐事明亮
我也不必说细详
不怨他来抛弃我
只怪自已少主张
我也是个官家女
自幼读过书几章
枉生两眼无见识
错把那负心汉
当作有情郎

万般苦楚我自已寻
因此落得这般样
真是一失足
成千古恨
再要回头百年长
虽则我自己少主意
他的心肠也太硬
当初他
甜言蜜语来骗我
我只当
他心好比我心样

谁知他一去无消息
可怜我
时时刻刻望断了肠
我为他
茶不思来饭不想
我为他
一夜想到大天亮
我为他
神思恍惚懒梳妆
我为他
身担不孝瞒高堂
我为他
被父推入西湖内
我为他
连累小菱遭祸殃
我为他
当饰卖衣作路费
我为他
抛头露面走羊肠
我为他
途中受尽风雨苦
我为他
举目无亲落他乡
我为他
客店当作安身处
我为他
口吃黄莲苦难当

这是张家亲骨肉
求你将他来抚养
将来孩子会说话
日后就叫你亲娘
求你将他领养大
我在九泉也喜非常

听她说出一番话
铁石人儿也悲伤
你自已保重千金体
跟我回家把病望
你我就是亲姐妹
我带你面见他
我承当

幸得你大量
我永不忘
只因我
今生再难嫁姓张
我只恨
闭目推出窗前雪
坟墓梅花当自赏
想我他乡身患病
看来此命不久长
承蒙小姐心肠好
因此托你事三桩

头一桩求你可怜我
怜我可惜死异乡
死后托人来收殓
求求你
买口棺材将我葬
二桩事
她是我的救命娘
我俩结缘在西湖上
跟我吃尽风霜
到苏杭
望小姐送她银两
返回乡
第三桩事拜托你
小菱她被剪舌头
在店堂
倘若小菱入黄土
望小姐将她埋在
我身旁

小姐不忘我的话
我在九泉保佑你呀
好小姐呀福寿长

骂一声张青云
心肠狠
你心似毒蛇将人害
她本是个贤德女
你甜言蜜语将她骗
倘若有个长和短
千斤重担叫你担待

剧终
扬州张寿清扬剧团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请登录 注册用户名 参加评论,方便日后联系。
评论发布需审核后公布,将在1个工作日公布,请谅解!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热点音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