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扬剧欣赏 > 票友自唱 > 第三届高邮邮韵协会扬剧票友演唱会实况录音
演唱人员:扬剧票友 试听次数: 扬剧下载: 点击这里鼠标右键(目标另存为) 发布时间:2012-04-22 发 布 者:咏纯 音乐来源:扬州扬剧网 (仅作学习交流,禁止用于商业用途) 提供资料: 欢迎提供资料、音乐共享扬剧网,请联系本站
超好听
(37)
84.1%
不喜欢
(7)
15.9%

如果本曲没唱词或唱词错误,点击这里提供(修改)本曲唱词

第三届
邮韵青年戏迷协会
扬剧票友演唱会
主办单位:
车逻镇人民政府
高邮邮韵戏迷协会
协办单位:
车逻镇文化站
车逻镇朝阳社区
赞助单位:
   扬州金飞龙
土方工程有限公司
送桥日月香酒楼
高邮龙达
五金拉丝厂
网络支持:
扬州扬剧网
扬剧戏迷网
付丹扬剧呱呱房间
国萃扬剧UC房间

总导演:徐龙胜
总策划:明文昌
    职员表
司  鼓:陈鼎九
主  胡:
潘寿海  张春柱
二  胡:唐  刚
中  胡:唐子清
琵  琶:
董广和∧特邀∨

中  阮:张九林
电子琴:仇加正
字  幕:朱士田
摄  影:上等兵
摄  像:天  扬
录  音:咏  纯
词曲整理:唐 刚
舞台监督:杨 敏
主  持:
何  森  王慧君 

赵五娘
 斥  夫
赵五娘:
吴桂香*郭集协会 *
︻探亲︼
我正欲打听将你访
想不到
庵堂巧遇牛桂香
感小姐
大仁大义有大量
才能够
今日相逢在书房
冤家啊
︻大陆︼
爹娘在世你不奉养
二老死后你不立坟堂
蔡伯喈不孝大罪
你要承当
头戴乌纱 斩刑难抗
身穿大红 芦席一张
腰束玉带 草绳捆绑
足蹬乌靴 赤着双脚
去见阎王
我问你生在何处
长在何方
养育之恩 全然不想
生不奉养 死不下葬
抛却父母 忘却糟糠
你是个
不忠不孝不仁不义
没心没肺没肝没肠
一朝得志把祖宗忘
你枉读诗书立朝堂

 雁归何方
一声滚喝得我浑身冰凉
梁秋雁:
陈霞*邮韵协会*
︻大陆︼
一声滚喝得我浑身冰凉
梁秋雁如哀鸿遍体鳞伤
一叶舟怎经得惊涛骇浪
到如今谁帮我涉过重阳
最痛心是方君
他也翻了脸
这才是
自量的苦酒自己尝
︻堆字︼
曾记得半年之前
怕进洞房花轿临门
新娘跳窗惹出风波
沸沸扬扬
我瞎了眼睛投奔豺狼
自讨绝路差点命丧
回首想想实在荒唐
事偏凑巧受托遗孀
又进高府侍奉高堂
叔嫂相待情暖心房
也曾期盼重续鸳鸯
可叹是无缘实话难讲
一错再错梦枕黄粱
偏偏又失落玉佩
招来祸央贾珠下流
张文猖慌指鹿为马
颠倒阴阳百口难辨
谁知真相菩萨闭眼
神灵木浆落花有意
流水自淌
这高府
占了盂城半条大街
却无秋雁立锥之地
暂把身藏
呼天不应叫地不响
泣血孤雁折断翅膀
问苍天 问大地
雁归何方雁归何方

 骨肉冤
画龙画虎难画骨
张琪:
林宏军*菱塘协会*
画龙画虎难画骨
知人知面不知心
老贼残酷无人性
杀害我张家两代人
眼看老汉命难保
你祖孙二人怎度光阴
留下这可怜的小外孙
全仗你一人多费心
张琪一死不瞑目
冤魂不进地狱门
留得阴灵在人间
誓与老贼来厮拼
人说世上黄连苦
小孙儿比黄连苦万分
我有多少真情话
怎奈腹痛难岀唇
只能泪眼将你望
滴滴热泪寄深情
姥姥啊
婴儿起名叫仇郎
你叫他把笔笔血债
要记真

 赵五娘
两手空空难回庄
赵五娘:
吴有华*南京*
︻老梳妆︼
恨贼子丧心病狂把粮抢
赵五娘两手空空难回庄
这一斗救命粮来之不易
害得我一家人难度饥荒
最可恨
二老公婆把我盼望
指望我赶快回家熬粥汤
想不到海底捞月无指望
却好似竹篮打水空奔忙
︻梳妆︼
望大地 一片荒
树皮全刨尽
草根已挖光
叫五娘拿何食物供爹娘
忍不住心绞痛
止不住泪千行
抬起头 望京都
不知官人在何方
官人哪
那日长亭来话别
相约好归期情意长
你说是
有官一年归故里
无官半载就回乡
如今你一去三年整
音讯全无为哪桩
你可知
五娘担子有千斤重
如今是压断脊梁难承担
看起来今生与君难聚首
愿来世切莫醉心名利场
遥望草堂拜三拜
公婆啊请把媳妇来原谅
恕儿无能把二老奉养
九泉下定要保佑
爹娘得安康

 白衣圣人
 温暖的家
吴登云:
居东平*邮韵协会*
︻川心︼
咸鸭蛋代表着高邮老家
看见你就像看见爸和妈
这一只怎么也不敢咽下
它藏着
不尽的思念和牵挂
爸爸啊妈妈
︻联弹︼
你们是在湖边割稻挑把
你们是在湖边捞鱼摸虾
你们是在月下荡筛选种
你们是在灯前
把家常话儿拉
儿在这荒凉的乌恰
耳边只有
咆哮的狂风卷飞沙
人都说新疆是个好地方
是个好地方
为什么看不见葡萄架
看不见哈密瓜
看不见坎儿井
看不见沙枣花
只有吃苦耐寒的牛羊马
只有终年积雪的帕米尔
吃不惯半生不熟烤羊肉
喝不惯又腥又腻的
马奶茶
遍地的鹅卵石比脑袋大
刮起沙暴比那台风
更可怕
看着这无边无际的
戈壁滩
恨不能插翅飞回
高邮湖畔
我温暖的家
梳妆台
家乡没有巍峨的山
倒有宽阔的大河波浪翻
家乡没有奔腾的马
倒有勤奋的耕牛在犁田
家乡没有雪花梨
倒有成队的船儿挂白帆
家乡没有马奶子酒
倒有清醇的湖水赛蜜甜
家乡没有大草原
倒有那金山银海
似的稻麦棉
︻数板︼
冰峰强悍了我的筋骨
雪水融进了我的血管
不要说帕米儿
改造了男子汉
小燕子也变得雄鹰一般
几回回思故乡魂绕梦牵
真归去又让人
悱恻难眠

  珍珠塔
三载江西读文章
方 卿:
袁 惠*扬州*
︻大陆︼
三载江西读文章
今科及第出朝纲
河南会母徒劳往
我只得官舟转航入襄阳
重进陈府大院墙
别后三年大变样
三年前在此受尽凌辱气
今日里吐气扬眉
再上兰芸堂
学了三分江湖腔
借唱道情
去试姑母娘
如若姑母变了样
往事勾销不必讲
若是姑母不变势力心
莫怪我反唇相讥
去羞辱一场
表姐她
当年在此赠点心
暗赠珠塔情意长
欲想上楼去探望
又恐他不让我
去上兰芸堂

 赵五娘
赵五娘把家乡对我言讲
蔡伯喈:
柏宗权*邮韵协会*
︻梳妆台︼
赵五娘把家乡对我言讲
铁石人儿也悲伤
我好似失风舟无篙无桨
似哑巴吃黄连有口难张
早知道蔡伯喈如此模样
我不拜圣人不进书房
不拜先生不读文章
不别爹娘不离家乡
不做高官奉爹娘
勤勤恳恳种田庄
︻数板︼
夫唱妇随甘苦同尝
恕孩儿不贤孝难敬高堂
拜过了二爹娘转身再拜
拜一拜贤德妻赵五娘
︻京垛子︼
伯喈上前拜一拜
拜你替我奉爹娘
伯喈上前拜二拜
助我伯喈上京邦
伯喈上前拜三拜
拜你替夫去领粮
伯喈上前拜四拜
拜你剪发卖发上街坊
伯喈上前拜五拜
拜你途中险些一命亡
伯喈上前拜六拜
拜你厨下咽粗糠
伯喈上前拜七拜
拜你兜土立坟堂
伯喈上前拜八拜
拜你沿街卖唱受风霜
伯喈上前拜九拜
拜你滴血描容到书房
伯喈上前拜十拜
拜你三年苦痛一人偿
伯喈一连拜十拜
求我妻多原谅
休气壮休悲伤
铸成大错夫补偿
还望娘子允我言
若不然
双膝跌跪在书房

表演唱 迎考
时间:
普法考试前一日
人物:甲乙丙丁
陈汝娣 吴正琴
韩  毅 田丰梅
*江都丁伙*
春风佛面欢歌旋
学法用发好氛围
法制文化建设好
和谐车罗唱丰年
学法宣法成果丰
法律送到了百姓中
明天镇
迎考做准备
好几部法律知识
已掌握
再把土地管理法
要点对对熟
你们听着
土地基本国策
是什么
单位个人
应该怎么做
土地国情又怎样
什么红线不能破
珍惜利用保护耕地
遵守法规
是应尽的义务
十八亿耕地亩
红线不能破
土地国情是
人多地少
土地权属谁保护
土地承包期限
多少年
有了争议怎么办
你们大家说说看
这个噢
所有权使用权
法律保护
土地承包期限
三十年
权属争议先协商
未果政府来裁决
土地利用
有总体规划
国家定期统计调查
规划编制
原则是什么
请你答准不能差
保农田
控制非农占地建设
提高土地利用率
占用与开发复垦
相平衡
保护改善环境
保证供给
耕地保护很重要
千秋万代利民好
基本农田保护区
各级政府严管理
占多少  垦多少
严控耕地
转为非耕地
禁占耕地建窑
着子狠
占地建坟更不准
禁止擅自在耕地上
建房 挖地
采石取土等
连续二年弃耕
抛荒地
发包方收回重安置
建设用地规定多
关键把握不出错
国家征地有程序
绝对服从不斗气
权属人持证书
找土管
办理征地补偿
得登记
建设法规要牢记
它与家家户户
有联系
国土法管理有规定
农户只能有一处
宅基地
住房出卖出租后
再要宅基地
法律不准许
办理用地好又妥
去找国土资源所
管理服务应周到
社会各界齐监督
平时学法多用功
明目考场露峥嵘
知法守法心地宽
依法维权
终身都受用
平安生活向康庄
法治国昌千年颂
平安生活向康庄
法治国昌千年颂

 三试浪荡子
浪荡子是我贾金龙
贾金龙:
曹茂婷*江都*
︻满江︼
浪荡子是我贾金龙
贾金龙是个浪荡子
这都是我自己
将我自己害
历历往事痛心怀苦
离家出走已半载
流落板闸做乞丐
我自知悔恨已迟了
当初千金任我挥霍
如今乞讨一文难
︻金梳妆︼
相当初
三餐鱼肉我嫌粗淡
现如今
三天难求饱一餐
相当初穿尽
绫罗绸缎不觉暖
现如今
只落得破衣难御寒
相当初
有家我不想回
如今想家又回家难
抬头只见雪满天
亲人远隔千里外
我流落异乡
无人怜好凄惨
但不知
我那大贤大德的
玉霞妻她今何在
但不知
我那可怜的老爹爹
你老人家可安泰
我三顿未进一粒米
腹中饥
怎能把风雪耐
挨家挨户去乞求
喊破喉咙苦哀告
望求好心的施主
把善门开

名家名段

 玉蜻蜓
 劝娘娘
志 贞:
 *天长戏迷*
︻梳妆︼
劝娘娘莫伤心
人死不能再复生
你虽有
满腹委屈一腔恨
可知我
亦有千愁万苦情
当年申郎恋薄命
并未实告有夫人
直到五月端阳节
娘娘搜庵真相明
︻数板︼
志贞劝他归家转
怎奈申郎不肯允
那日受惊他得了病
未隔几日便归阴
欲想上门报凶信
又恐娘娘下绝情
并非志贞惜一死
都只为
腹中已孕申家根
︻联弹︼
瞒实情 留残身
皆为元宰早归根
申氏门中有后代
娘娘你
有儿亦可靠终身
薄命一死无别恨
唯有一事不放心
申郎临终曾托咐
要我留下这条根
我怀儿十月暗房过
当家害儿我以死拼
佛婆送儿抛路旁
我几番哭死又还魂
喜只喜
今日母子已相会
娇儿原姓亦更正
你若有姐妹半点情
就把元宰当亲生
莫说我薄命临死
口眼闭
申郎他泉下亦感
娘娘的恩
娘娘身旁无亲人
唯你膝下承孝心
你若为我记她恨
娘在地下难安心
你若要报养育恩
只要你
清明不忘上娘的坟

 赵五娘
为寻夫抱琵琶
一路卖唱
赵五娘:
听 扬*新浪UC*
︻倒板︼
为寻夫抱琵琶
一路卖唱
︻回龙︼
沿街走巷一声声
如泣如诉唱到洛阳
寻寻觅觅
凄凄惨惨实堪伤
︻补缸︼
别人家
珠围翠绕兰香荡
可怜我
卖唱乞讨找夫郎
一声哭
丈夫一去不回转
一声哭
公婆咽糠殒命亡
︻大陆︼
世间谁解五娘苦
惟有琵琶知衷肠
琵琶 琵琶
我哭一声你应一响
我唱一声你伴哀腔
我心已哭碎
血已唱凉
弦已断
难断我盼夫情意长
︻联弹︼
盼夫我泪盼干
盼夫我吃粗糠
盼夫我忍受千般苦
盼夫团聚同回乡
只要夫君能找到
五娘我
爬也要爬到京邦
︻摇板︼
昏沉沉天旋地转
日无光
赵五娘腹中饥饿
倒路旁

 杨开慧
  向朝阳
杨开慧:
阚美霞*仪征*
︻银纽丝︼
夜深深 风阵阵
湘水流淌
秋月冷如霜
寒光透铁窗
映照着岸英
熟睡的面庞
好孩子从小饱尝
人间的苦难
快冲出黑牢房
去到你爹爹
战斗的地方
︻梳妆︼
润芝啊
你为工农
呕尽心血谋解放
我随你度过多少
峥嵘岁月
难忘的时光
妙高峰 云麓峰
纵谈理想
君子亭 爱晚亭
吟作诗章
苍茫大地惊雷响
党旗照我路辉煌
播火种
你四处奔忙
身临多少风和浪
结同心
我焦虑挂牵
抄写文件到天亮
清水溏夏日炎炎
你挥汗如雨
书宏论
望麓园冬夜漫漫
我吹燃碳火
煨茶汤
︻剪剪花︼
越秀山前唤起
民众冲决罗网
大江上下武装
工农战旗飞扬
浏阳河水腾细浪
韶山清泉连板仓
润芝啊
一别千余日
音书信息难来往
何时再重逢
同把山河放眼量
︻新数板︼
岳麓山枫叶如火
层林尽染
似远方红星闪闪
辉映山冈
与亲人云路迢迢
心相望
见天边衡阳雁去
一行行
请捎去我一腔
悬思结想
愿亲人征鞍万里
凯歌扬
为真理而斗争
我死也欢畅
将碧血化云霞
飞向朝阳

 十把穿金扇
 分 别                                 
陶文彬:
咏  纯*戏迷网*
王素珍: 
蒙  蒙*江 都*
︻导板︼
急忙忙逃出了刀山剑林
大陆板
为逃命那顾得道路泥泞
都怪我稍不慎险落陷阱
只害得陶郎他到处飘零
娘子你何必要如此言重
你对我恩义重永不忘情
此一去还不知何时重见
望娘子多保重切莫伤心
一路上山高水深多凶险
望郎君处处留神自小心
避耳目大路不走奔小径
到晚来莫投旅店住山林
逢人莫把真情露
切忌吐出真姓名
只恨素珍身怀孕
不能随君去远行
待到儿郎生养后
我定要海角天涯把郎寻
娘子啊
︻梳妆︼
娘子待我情义厚
文彬时刻记心头
落难之中你多相救
不嫌不弃结鸾俦
你为我变得人消瘦
终日惆怅闷悠悠
恨为夫
不能与妻同甘苦
恨为夫
急难之时两分手
今日与你分别后
切莫为我多焦愁
不能和你长相守
不能和你在绣楼
身怀六甲多保重
切莫悲伤泪双流
穿金宝扇拿在手
娘子啊
你将此扇好好收
︻滚板︼
想我时看看穿金扇
就如同
文彬在你身边蹲
此番襄阳不白走
转来雄兵报深仇
长亭一别何日聚
此恨绵绵何时休
官人啦
︻数板︼
夫君何故出此言
自古成败不由天
愈是艰难愈凶险
炼得男儿意志坚
虽然是
乌云压城城欲摧
总能够
劈开乌云见青天
︻雪涌兰关︼
望郎君
一路之上多保重
切不可
烦念素珍把心悬
有一日
严贼阴谋得暴露
看陶家
建功立业奏凯旋
官人 娘子
这真是
伤心人洒伤心泪
断肠人送断肠人

 五子传奇
 姑嫂相讥
钱  氏:
潘高霞*邮韵协会*
傅  氏:
陈汝娣*江都丁伙*
大舅妈
︻磨豆腐调︼
未曾开言笑嬉嘻
姑嫂们谈心把话提
把话提 把话提
自从出嫁分两地
姑嫂们见面日子稀
一祝哥哥好福气
娶个嫂子贤德妻
近来的日子可如意
详情告诉妹妹知
大姑奶奶
姑奶奶若问家务事
听我慢慢说你知
自从我到你家里
日子越过越走时
当家处事有条理
我管里管外管钥匙
买田买地砌房子
排排瓦房四檐齐
娘家如今有财势
四方八镇谁不知
千顷良田收租子
朝鱼暮肉穿罗衣
只只肥猪三百几
养鹅养鸭养群鸡
用丫头,唤小厮
下人不敢乱调皮
不是嫂子我夸自已
全靠我一人用心机
嫂子一旁夸自已
言语傲慢把人欺
没人敢比我敢比
哪个不会吹牛皮
回过头来叫嫂子
妹妹有话跟你提
娘家富我也有面子
当然啦
全亏你嫂子费心机
费心机 费心机
妹妹家里嘛也可以
比起你嫂家还不低
我大船出海做生意
你外甥收帐奔东西
画栋雕梁多阔气
红木海绵打家私
金银手饰小玩意
珍珠玛瑙不稀奇
单夹棉皮分四季
绫罗绸缎颜色齐
鸡鱼肉蛋已吃腻
鱼翅海参差不离
富日子没人和我比
赶不上
我脚后跟一层皮
脚后跟上一层皮
大话压人多神气
可知嫂子我不好欺
弄几句撩她作作气
看她还敢比高低
姑奶奶哎
你家不能同我家比
我家收租子
你家做生意
耕田种地靠四季
如同那稳步上楼梯
你做生意
发财虽容易
也能够
本利蚀光苦唧唧
蚀本一次连一次
一穷到底未可知
苦坏我家亲妹子
你卖船卖屋卖家私
那时回到我娘家里
吃口热饭我能依
嫂子从来不小气
住上几天不推迟
︻跑驴调︼
富得起也穷得起
哪个要你把恩施
做生意蚀本是常事
牛身上拨根毛
看不出稀
船上失火留个底
不会穷到二两泥
三十六行有利弊
打网也有落网时
凡人不能识天意
凶吉祸福谁人知
三十年干旱蝗虫起
颗粒无收空悲啼
你卖儿卖女卖孙子
活说呢你哦
苦煞哥嫂老夫妻
嫂子知道我脾气
看见穷人心就慈
你老两口子
我养得起
长工屋里把身栖
挑水种田
你们没力气
就替我
扒扒猪食喂喂鸡
︻武城调︼
她说大话来仗势
把我当着哈迷痴
反正今天不得事
搬搬坛子就拌嘴皮
妹子哎
你嘴里说得多仁义
心里另有一盘棋
记得妹子出嫁时
嫁妆陪得样样齐
妹子你不肯上轿子
你赖在家里哭啼啼
我问妹子你什么事
你扯到东来扯到西
拨去我一根金簪子
你不要人搀
不要人扶
不哭不闹不恼不气
连滚带爬毫无顾虑
坐上花轿就笑嘻嘻
依喂笑嘻嘻
︻莲花调︼
她揭我老底提丑事
我也剥剥她面皮
提起出嫁两个字
嫂子丑事更为奇
丑事
我有什么丑事撒
记得嫂子做新娘
在娘家带来大肚皮
过门不到五个月
生下内侄钱驼子
她句句话儿把我刺
可知老娘我不好欺
亲妹呀
你还是这个坏脾气
会说笑话会调皮
记得我生你大侄子
连头夹尾七个月儿
差不离
那是我年轻不懂事
因此早产受人讥
纵然不是你钱家子
我有假儿没假孙
照接香烟祭宗祠
但等孙子能知事啊
喊我奶奶乐滋滋
叹我妹子你没福气
你有儿无孙多苦凄
你钱财再多不济事
无人承祠要绝宗祠
你老头子能干
早下世
你儿子能干
终年流浪尸
你媳妇能干是公的
你一辈子哪有个
福气时
怎有脸将我来讽刺
不怕别人戳破了
脊梁皮

 罗帕记
 回娘家
陈赛金:
蒋沅文*南京*
︻倒板︼
满腹冤情心头压
︻回龙︼
凄风苦雨回娘家
莲步难移官道滑
泪水雨水纷纷洒
︻梳妆︼
往日里回娘家
蓬车骏马
今日里回娘家
跌跌爬爬
往日里回娘家
浓妆艳抹
今日里回娘家
披头散发
往日里回娘家
如花似蕾
今日里回娘家
断枝残花
见家门不由我
阵阵心酸
老家院却为何
暗把泪洒
︻摇板︼
到底犯了什么罪
夫不容来父不收
︻数板︼
凭着贼子一句话
千般恩爱一旦休
凭着一张休书纸
父女的深情全抛丢
人间温暖恩爱情
真心实意向何求
︻摇板︼
只落得
这无情绳索勒咽喉
冰冷钢刀割断了头
︻快板︼
刀绳只要我一条命
休书却要我
万载遗臭
只念怀中有一子
尚有希望报冤仇
︻摇板︼
撕罗裙裹刀绳
包起休书
要和那姜雄贼
无情父 无义夫
争一个水落见石头
腹中疼痛要临盆
愿苍天赐姣儿
为娘雪羞
千万莫要生女流
娘命苦女命薄
苦上加愁

 珍珠塔
 三年前
方  卿:
姚恭林*特邀*
何  森*江都*
︻金梳妆︼
三年前
姑母娘嫌贫爱富
娘家的骨肉亲
她翻脸不认
蒙姑爹
追赶到九松亭下
好言相劝要我跟你
转回府门
怎奈我
与姑母已夸过海口
不做高官不打吆锣
不把陈家门上
儿深感谢姑爹大人
成全儿的志
又将我家表姐终身
许配我为婚
我离开了九松亭
指望回家孝敬老母
读书文
又谁知
行至中途天降大雪
又遇强盗抢去我的
无价宝珍
可怜我
数九冬天饥寒交迫
冻死在雪地里
有谁来问
幸遇见毕云显
师兄官船经过
相救你家孩儿
我二次为人
毕云显把我
带到任上另眼看待
又命人到河南去
接我的娘亲
又谁知
老娘亲不在祠堂内
出门寻找方卿
到了襄阳城
儿怕的是娘年迈
恐有不测
急得我在暗底下
常啼哭
蒙师兄时刻劝慰我
他说吉人自有天相
不必为母烦念
应该苦读诗书
到将来好求取功名
他这番话提醒了我
从此用心
苦读文章三年整
大比年京中挂榜文
招集天下读书之人
上京赴考
我是布衣之人
不能前去赴跳龙门
师兄说他有个贤弟
名叫毕鼎
入过黉门未久
就伤了命
因此他叫我
改名换姓
上京赴考得中了
头名之职
又加封我七省巡按
出了京城
离京都
儿私访路过襄阳城
想起姑爹大人
待我的大恩
我特地来看望姑爹
大人福体可好
儿不孝少来问候
要原谅我几分
姑爹呀
我的娘定打扰尊府
这三年多亏你
将母来照应
儿当面先感谢
你姑爹大人
等母子见面再报你
全家的恩情

名家名段

 孔繁森
 感谢娘
孔繁森:
夏正东*付丹呱呱*
︻老梳妆︼
感谢娘
知儿难处为儿想
顷刻间
一股暖流涌胸膛
晨光下
凝神将娘仔细望
禁不住
双眼湿润泪盈眶
娘额前
道道皱纹似沟壑
刻划出
一生辛劳和风霜
娘头上
根根白发如银丝
闪耀着
疼儿爱儿情义长
︻补缸︼
娘双手
青筋暴露多苍老
捧出那
天大的恩情赐儿郎
这双手
此刻拉着儿衣袖
扯着我的肝哪
牵着我的肠
︻新数板︼
身为人子难尽孝
繁森愧对白发娘
娘啊娘
儿要再尽一次孝
让儿为你梳梳妆
让儿为你梳梳妆
︻大开口︼
虽然是
寸草难报三春晖
我也要
尽心尽意表衷肠
︻联弹︼
娘啊娘
三儿是你亲身养
是你用美德作乳浆
自古忠孝难两全
常使英雄泪成行
还望母亲多原谅
多原谅
︻川心︼
原谅我不孝的儿郎
原谅不孝的儿郎

 县长与老板
  原谅我
余启礼:
田林森*杭集*
汉调
原谅我伤了姐姐心
我非是普通老百姓
你弟弟面对数万人
若是一言失了信
失去党性失民心
若是一行失公允
绝非个人小事情
没能将姐姐来照应
愧对姐姐手足情
手足情
相信我
相信我把姐放在心
我姐弟本是一条命
小庄翼我就当亲生
我供她大学四年整
余启礼锅里有
决不让姐姐空碗盆
下班我陪你散步
闲暇我陪你谈心
老来与姐手挽手
让启礼
补上姐姐一世情

 玉蜻蜓
 贵生临终
申贵生:
韩东升*江都*
︻梳妆︼
唯恐此身命不长
不能常随你身旁
从此禅房受寂寞
你独伴孤灯更凄凉
妈妈呀 我临终
拜托你事一桩
智贞幼年伤父母
你要把她当作你
亲姑娘
︻数板︼
如今她身怀有孕
看来不久要生养
菩贤若知儿出世
定然不会来饶放
眼中难留我申家后
请你设法来相帮
就是贵生在泉下
也要保佑你老
福寿长
︻滚板︼
智贞啊 你要把
有孕之身善保养
留传一脉继嗣香
只恨我
临终难见你还俗
但愿得
儿女接你出庵堂

 双玉镯
小桃跪在娘面前
严桂英:
陆忠贞*邮韵协会*
︻散板︼
小桃跪在娘面前
千言万语涌心房
孩儿就要离娘去
快刀害肉痛万分
︻梳妆︼
为娘十六把周家进
进门一晃十载长
那年为娘身怀你
口吐酸水腰背疼
︻联弹︼
正月里想吃毛桃子
二月里想吃羊角椒
三月里想吃老菱角
四月里想吃甜葡萄
五月里想吃
韮菜芽子炒鸡蛋
六月里又想把那
鱼冻子挑
七月里想吃
羊肉红烧黄芽菜
八月里想吃嫩茼蒿
九月里
想吃红烧马安桥
十月里
想吃黄鱼烧蒜苗
十月怀胎非容易
想不到
儿不到八岁卖与人
小桃啊
你到王家要听话
不能无礼冒尊长
︻数板︼
看见娘老称大伯
看见年幼叫兄长
堂前孝敬王老板
堂后侍奉领身娘
领身父母将儿骂
你要低头不语
站一旁
领身父母将儿打
你要手托家法
跪地上
口里不断叫亲娘
无情棒
不打嘴乖的小儿郎
︻春调︼
倘若把儿当奴用
切莫任性脾气犟
事情再多莫怕苦
受人委屈要忍让
儿呀儿
卖身文书我以画押
你有长短
无人为你伸冤枉
倘若你爹病能好
为娘随他上京邦
做到一官和半职
再到天长找儿郎
倘若你爹病不好
你再莫想见到娘

名家名段
 
 百岁挂帅
 登高丘
穆桂英:
吴义萍*邮韵协会*
︻导板︼
登高丘招英魂
朔风低飏
凝泪眼望中天
孤月昏黄
十年来隔关山
空劳梦想
今夜里未亡人
才来到你的身旁
︻梳妆︼
穆柯寨结下了
良缘马上
破天门破洪洲
同弑刀枪
你本是我杨家
传宗虎将
你本是大宋朝
架海金梁
多少血多少汗
流在多少沙场上
多少年多少月
子代父帅守边疆
你一身是胆
虎穴龙潭曾独闯
恨为妻多年解甲
不能马前马后
保元良
王文贼放暗箭
大星殒伤
三尺土浸碧血
万古姓名香
葫芦口一阵阵
鼓角声悲壮
你可知天波府
全赴沙场
看为妻
镔铁浇成两肩膀
保国家血仇恨
有我担当
我定要
亲杀王文讨服夏邦
尽心竭力教养文广
叫他重显你的威名
天下扬

  断太后
  恨刘妃
李 后:
陶春娣*天长*
︻西皮梳妆︼
恨刘妃暗施毒计
用金丝狸猫
偷天换日
盗取我小王
害得我
打入冷宫受凄凉
我血泪洗面
痛断了肠
十三年来
我早也盼来晚也望
何时里推开乌云
把天日见
陈琳带来小复元
母子见面诉衷肠
好似黑牢里透出
了一线之光
妖妃定计
火烧冷宫房
可怜我虎口逃生
出宫墙
餐风饮露
流落陈州地
举目无亲
无处把身藏
幸亏是天不绝人
遇贤良
仲华儿把我收下
认为义母来奉养
随儿破窑度时光
他挑葱卖菜日夜忙
早晚送茶送饭
问寒问暖孝敬为娘
︻兰关︼
仲华儿一片恩情
我永难忘
有一日雨过天晴
见太阳
我定要
重重加封报恩广
那时母子俩
跳出苦海同受安康

 梁祝选段
 十八相送
陶良定*杭集*
祝英台:
韩淑琴*杭集*
梁兄请 贤弟请
︻雪涌兰关︼
书房门前一棵槐
一对书生下山来
前面走的梁山伯
后面跟随祝英台
︻梳妆︼
云山叠叠水茫茫
兄弟分别各一方
当初同把书馆上
结拜兄弟三载长
伯父严命难违抗
贤弟接信归心忙
但愿平安把路上
太太平平转回乡
︻金梳妆︼
多蒙梁兄情义广
亲自送弟下山岗
自从弟兄把学上
朝同笔砚晚同房
虽然不是亲兄长
胜过同胞共爹娘
兄功书
伯母在家谁奉养
为何不娶妻一房
︻雪涌兰关︼
一心读书立志向
哪顾娶妻事一桩
弟本是
书香门第有名望
不消说早定妻一房
︻金梳妆︼
他当我是男儿汉
怎知我是女红妆
欲把终身事儿
对他讲
话到舌尖口难张
他响鼓何须重锤打
借物抒情作比方
︻大陆︼
出了杭城到了关
但只见
山上樵夫把柴担
起早落晚多辛苦
打柴度日也艰难
他为何人把柴砍
你为何人送下山
他为妻儿把柴砍
我为你贤弟送下山
过了一山又一山
前面到了凤凰山
凤凰山上百花放
缺少芍药共牡丹
︻联弹︼
梁兄你若爱牡丹
与我一同把家还
我家有枝好牡丹
梁兄你要摘也不难
你家牡丹虽然好
可惜是
路远迢迢怎来攀
︻江南梳妆台︼
青青荷叶清水塘
鸳鸯成对又成双
英台若是女红妆
梁兄你
愿不愿意配鸳鸯
配鸳鸯  配鸳鸯
可惜你
英台不是女红妆
︻剪剪花︼
兄送贤弟到河坡
漂来一对戏水鹅
雄鹅不住前面走
雌鹅在后面叫哥哥
它俩一个没开口
哪来雌鹅叫雄鹅
你不见
雌鹅对你微微笑
它笑你
梁兄真象呆头鹅
既然我是呆头鹅
从此你莫叫我
梁哥哥
︻补缸︼
兄送贤弟到溪旁
独木桥儿窄又长
愚兄扶你把桥上
这好比
鹊桥织女会牛郎
︻梳妆︼
过了河滩到一庄
庄内黄狗叫汪汪
不咬前面男子汉
偏咬后面女红妆
贤弟说话太荒唐
这里哪有女红妆
放大胆子莫惊慌
愚兄打狗你过庄
眼前还有一口井
不知井水有多深
你我赶路最要紧
井水深浅不关情
你看这井底两个影
一男一女笑盈盈
愚兄分明是男子汉
你为何把我比女人
︻数板︼
离了井边到一堂
前面到了观音堂
观音堂  观音堂
送子观音坐上方
观音大士把媒做
我与梁兄来拜堂
︻滚板︼
贤弟越说越荒唐
两个男子怎拜堂
泥塑木雕是偶像
不解人间凤求凰

 演出结束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请登录 注册用户名 参加评论,方便日后联系。
评论发布需审核后公布,将在1个工作日公布,请谅解!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热点音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