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述 大事记 扬剧戏评 扬剧戏考网络E文 名家题词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络E文 >

看扬剧的那段岁月

时间:2009-04-15 11:09来源:扬州扬剧网 作者:竹露清荷 点击: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来源: 扬州扬剧网 www.yangju.cn)


编辑按:传统离我们远去,折射出社会生活重大的变迁。

      记忆深处的岁月里,扬剧与电影,交替点缀在我的闲暇时光中。看电影的生动新鲜,看扬剧的闲漫懵懂,都会让一个小孩子快乐而满足。新电影不常有,可扬剧过段时间就会有不同的新戏出台。我从没有认真看完一场戏,总是挤到最近处,看舞台上的人物长袖善舞,五彩光鲜的戏服亮着金丝银线,小姐丫环的脸画得有红有白,头上晃动着闪闪发光的珠钗。其实要的就是那份热闹与快活。
  戏要开演了,先在剧场外吃上一碗素鸡,不管那卖素鸡的老太太眼睛瞪得多大,仍旧把辣椒放得多多的,再喝光小碗里的酱汤,从容地放下碗,然后买上一小袋葵花子和几片紫萝卜,慢慢踱进去。当紫红色绒幕拉开,悠扬的唱腔响起时,公子佳人穿着华服缓缓出场,那背景通常是春天桃红柳绿的河边或五亭桥风景,扬琴胡琴叮咚响起,人物对白的方言,或人物插科打诨的俚语,会逗得全场大笑。我其实看戏也没有多大的耐性,脚不时地在椅下晃来晃去,演到悲情时,就东张西望地看许多抹泪的老太太们。
  父亲调到近高邮湖的那个医院时,我已快小学毕业了。医院的对面是剧场,每晚锣鼓锵锵地响,我常常跑去剧院,并不进去看舞台上的人物,而是在后台的窗下,看准备上场或刚下场的演员。那窗台太高,只有两手紧紧抓住铁窗棂,脚踮在墙底的砖上,才能打量到里面的一切。可是挤在那儿看的,早已有好几个和我一样的孩子,于是,窗前便轮流出现孩子的小脑袋,兴奋地打量着进进出出的演员们。
  那演公子的,穿着白底厚高鞋,行走自如地跑来跑去,有时扯着嗓子唱几句,有时在演小姐的面前凑来凑去,让人好奇的是他那宽大的袖口内,总能藏着折扇之类的物件不掉下来。 
      而演老生的,本来就是一年轻人,拿起挂在墙上绑着铁丝的胡须,往耳边一戴,立即一个老态龙钟的白胡老头出现了。演差人的刚下场,把寒光凛凛的大刀往窗下一撂,我伸手摸到它,原来竟是硬纸做的。我们最感兴趣的,则是看演小姐的化装了,她把脸涂得白白的,脸颊敷了淡淡的胭脂,用朱笔一点点描出樱桃小口,那唇的红色,如红漆般鲜而艳,使她说话时更显出牙齿的雪白,若喝茶,小嘴就如鸟嘴似的朝前尖着。她又用墨笔把眼角画得向上长长吊起,黑黑的眼眶便看到眼珠在亮亮地转动。特别是往头上插珠花时,纤长的手指掂起一枚硕大亮闪的孔雀簪来,我们几个,张着嘴,惊呼一声,忘了合拢。
  当抓窗棂的手感到麻木时,通常也是母亲叫我回去的时候了。躺在床上,月光把窗外的树影照进来,风把树枝吹得沙沙响,剧场里的戏唱得正热闹,清脆的唱腔和树枝声从风里传进耳中,我惦记着不知该唱到哪一场了,但也很快迷糊起来,婉转的唱音却一直在睡梦中响着。
  不经意间,当流行歌曲在生活中占主角时,我已经长大了。身边的人们,也越来越少听扬剧了。那天在庙会的草地上,我挤在一群老人中间,津津有味地看扬剧,我不去注意戏文的内容,也不注意人物的服饰与唱词,只是感受那种气息,感受当年那份满足与快乐,还有那久远熟悉的温暖。我微笑着,听身边老人们给我讲台上的故事,戏演到伤情处,也悄悄观察他们,是不是在用手帕抹泪。
  我也偶尔抬起头,发觉这个春天的午后,天蓝风轻,阳光真灿烂,还像多年前一样,真好。



(责任编辑:水易)
顶一下
(13)
92.9%
踩一下
(1)
7.1%
------分隔线----------------------------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新闻和文献为网络转载,若未注明版权之处或原作者,请及时联系本站添加版权或删除文章。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请登录 注册用户名 参加评论,方便日后联系。
评论发布需审核后公布,将在1个工作日公布,请谅解!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