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述 大事记 扬剧戏评 扬剧戏考网络E文 名家题词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络E文 >

小和尚下山/小说

时间:2009-10-31 22:49来源:扬州扬剧网 作者:飞歌传输 点击: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来源: 扬州扬剧网 www.yangju.cn)


小和尚下山
/小说

(一)

  年纪轻轻眉清目秀的我,名叫法聪,今年20岁,告诉你肯定不相信,我是一个出家的和尚,我其实压根就没打算当和尚,小时候是我爹娘把我送进庙里的。你知道是咋回事?我刚生下来的时候,我爹娘给我找了个姓王的瞎子算命,不要奇怪,我们这很流行这个的,不管是刚生的小孩,还是要结婚的小俩口,都讲究让算命先生排八字的。
  
  一提起那个算命的王瞎子,我就来气,他给我排了八字以后,对我爹娘说:你家这个小孩命硬啊,可能长不大,命中犯七煞,三岁会有个阎王关,七岁会犯天花,十三岁还会有水祸。王瞎子这么一说把我那爹娘吓坏了,忙问他咋能化解这些所谓的七煞。这个王瞎子看他俩着急,然后说他有办法可以破解,最后出的馊主意是让我自幼出家当和尚。他说起来才好听呢,说佛法以博大为怀,就是命犯九煞也能破得。
  
  爹娘生怕我长不大,于是将我送到距离我家30里路的白果山,山上有个碧桃寺,我的师傅叫云海,是他收留了我。我们这个碧桃寺没多大,比不上观音山旁边的大明寺,他们那里有我们出家人的楷模---鉴真大和尚镇寺,他们那里很多香客的,而我们就是个小庙,加上我师傅一共就12个人,还有6个是俗家弟子兼打扫庭院的,所以我们一共就6个和尚。在我们这个时代,我们这些出家人是靠香客吃饭的,没有香客的施舍,我们就得喝西北风,我师傅云海是主持,可是没香火的主持也是白搭,所以我总得跟着我师傅出去化缘,从小的时候我就开始化缘,因为我的嘴巴比较会说,每次总是化的很多,所以师傅总让我去化,这样我经常有机会下山。
  
  我最近发现,每次和这些世俗之人化缘很有意思,比我在庙里面热闹,更可怕的是,我发现我很喜欢向那些女子化缘,特别是年轻女孩,她们比较喜欢和我说话,实际就是拿我开心,可是我每次她们和我说话的时候,我就觉得心里面痒痒的,于是每次我不得不念“阿弥陀佛”才能让我的心不再痒,可是长久这样总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啊。上次和我师傅去了趟大明寺,当时是去学习《金刚经》的,回来的路上,居然有个女子和我们同行了一段,一路上我不知道偷偷回头看了她多少次。
  
  今天,我师傅又让我下山去化缘,我别提多高兴了,我才不想象我那些师兄们那样,整天呆在庙里面敲木鱼,一点也不好玩。我心里寻思着,要是再遇到那个养眼的女子多好啊,那我就是还俗我也心甘情愿啊,你别看我就是一个小和尚,我为了心中的这么点理想是不惜代价的!
  
  我的装束很豪华,右手拿了根佛尘,左手托了一个钵,就是象我们那个发海前辈手上拿的钵,虽然他名声很坏,但毕竟很出名的,他的行为得到了我们当时国家政策的支持,而且降妖除魔的意志很坚定,所以在我们出家人之中,法海前辈还是比较成功的。我虽然佩服他的精神,但是很讨厌他的观点,他把他的意志强加到许仙头上,害得白素贞千年的美好姻缘被他那个钵断送了。上次我和师傅去我们扬子江对岸金山寺,我愣是没给法海大和尚跪拜行礼,当然我还是烧了一著香,这仅仅是对他那种执著精神的敬佩。我最敬仰的佛门前辈首先是大和尚鉴真,他多厉害,接四连五地去扶桑,第六次才到达倭寇那里,把经过汉化的天竺佛法传到了扶桑全国,多伟大。不过,要是鉴真老前辈当时把他们的思想彻底清洗一下多好,不然现在不是不会来侵犯我们大明江山了?我听一些香客说,我们大明的东南沿海经常有一些倭寇骚扰,可惜我不是少林寺的武僧,否则我一定带一帮师兄弟横扫倭寇的船只。
  
  当然上面只是我臆想的,话说我托着钵拿着佛尘去化缘。走在下山的路上,我就象鳌鱼脱下金钩,一摇一摆地就下山了。这天气真好,上午辰时正当太阳升起的时候,我们这个白果山风景真不错,到底是春天,树上的喜鹊咂砸地叫,好像有喜事象我这个小和尚报告;地上的蝴蝶忽忽地飞,看到他们一双双一对对,一定是梁祝的后代。
  
  我一路下山,一路哼着小曲。
  
  呼伦贝尔 2003/1/3 23:40
  

(二)
  
  
  我沿着山路,朝东南角上的王庄走去,我经常去那里化缘的,那里的施主很喜欢喝我说话,而且那里距离扬州城近,去王庄的路上,附近还有个庵堂,当然那里尽是尼姑。有的尼姑蛮可爱的,不过我从来没有和她们]说过话,根本就没有机会说话,师傅在的时候更是不敢说,即使有机会,那些尼姑一般也是从不和旁人说话的,更别提我们和尚了。
  
  当然尼姑我是不太喜欢搭理的,好多村姑不是挺好嘛,青纯又可爱,佛主保佑我这次下山一定遇到个养眼的女施主,然后我们再成双成对……我一边想着一边晃着手中的佛尘。
  
  我简直想唱山歌,当然这也是出家人不允许的,我师傅说,唱歌那是世俗男女靡靡之音淫秽之词,我细一想师傅说的也有道理,那些歌多尽是你爱我,我爱你的,很少有意气风发的世俗流行山歌。看我们出家人唱的歌多有风度,比如《观世音》这首歌,唱的伟大的观音菩萨,我们目的是要普渡众生的,我么们才不会只考虑自己的个人情感,总是要拯救芸芸众生。可惜这些都是我师傅说的意思,我也知道这些是很伟大的想法,可是年纪轻轻的我哪里有心思去体会啊?
  
  春天的日子真好,太阳当头照,喜鹊砸咂叫,小和尚我不烦恼。路旁的农田里,小麦长的绿油油的,田边的水沟还没有水,长了好多花儿,紫色、粉红、还有蓝色,越看越让我欣喜,我倒有点想去当个农夫了,种种田养养花,娶个老婆生个娃,这不是神仙的日子?乡间小路,宁静清新,满眼都是春色。
  
  我顾不得看景色了,继续托着钵前进。走着走着,看见前面有个人,我加快了步伐,我想和旁人说话,一个人走路太无聊,快近前看到她背影的时候,我有点失望,居然是尼姑。看她踏着小碎步,在前面走路,低着头好像有心思的样子,一会还时不时地摇头。
  
  我跟她后面走了一会,后来实在忍不住,因为我想如果这个小尼姑好看的话,有她一路上搭腔也不错啊。拿定主意后,我立即快步,走到她前面的时候,我扭头看了。啊呀,这一看不要紧,好一个呱呱叫的俊俏的尼姑!小尼姑也看到我了,她有点很奇怪的样子。在我正目光与她相碰的的时候,我迅速低头,想着怎么和她答话,世俗之人还有句俗话“男女搜受不亲”,我和她,一个和尚一个尼姑,也不认识,咋说话呢?突然之间,我想到一个主意。
  
  于是,我低头假装望回走,正好从她旁边走,与她擦肩的时候,我身体轻轻一歪,恰巧我的有胳膊撞到了她的左肩。“阿哟”,只听到她娇滴滴的声音。"是谁这么冒失?好疼哦。" 她边说边看我,“原来是小师傅啊”。我一听她果然主动和我说话了,连忙合掌,欠身说道:“原来是女菩萨,阿米陀佛。小僧刚才行路匆忙,得罪了。”
  
  这小尼姑看我道歉,连忙笑道:“哦?小师傅言重了,看你象是附近那个碧桃寺的小师傅吧?”。她居然知道我的出处,我连忙说:”正是啊!我就是十里外碧桃寺庙的。”
  
  她又接着说:“小师傅不在庙里念佛,下山来干什么啊?”,我一听更来劲了,心想这个小尼姑话还比较多嘛。我来逗逗她,于是我回答:“你问我下山做啥啊?不瞒女菩萨你说,我这次下山有三件大事。”
  
  “哪三件大事呢?” 小尼姑问。“一来看望爹妈,二来看望叔父叔母“我回答。“第三是啥?” 小尼姑继续问。“第三有点罗嗦,就是看望三姨娘六舅母,还要到小姨子家坐坐。” 我这明显是瞎掰,我的目的是想听听她的反应是啥。“胡说,你这小和尚胡说,出家人出家无家抵达皆空哪里有这么多亲戚?” 小尼姑大声说道。“呵呵,女菩萨不要生气,我刚才一不小心,说错了,第三实际上我师傅让我下山募化的,你应该知道我们庙里面近来香火不太旺盛。对了,不知道女菩萨下山干什么啊?” 我回答了她的责问,同时也问她同样的问题。
  
  “我下山看望父母。” 她回答道。“胡说,你胡说。”我也大声说道。她一听,很惊讶,忙问:“小师傅怎么说我是胡说?” 我说:“刚才你说出家无家,四大皆空,我们出家人哪里这么多亲戚?我小和尚没有爹妈,你哪有父母呢?”
  
  她听我这么说,掩面笑道:“哈哈,你这个小和尚真搞笑,人不是父母生的话,难道你小和尚是天上掉下来的?是地上冒出来的?还是象孙悟空一样是石头里长的?” 我忙回答:“哪里哪里,我和尚也是人身父母生养的啊。” ”这不就对了嘛。少说闲话啦,我们赶路吧!” 她边说还带着微笑。
  
  我知道她在笑我,我连忙表示同意,反正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于是我俩并肩朝前走。
  
  呼伦贝尔 2003/1/5 1:55
  
(三)

  我和这个小尼姑正朝前走,走到一片松树林,突然想起来,我还不知道她名字叫啥,而且刚才我就和她开了几句玩笑,她就“三斤摆在二斤半上——撅起来了”。这个小尼子,她是不知道,小和尚法聪我每次化缘总爱说笑的,这样能多化点嘛。今天好不容易遇到这么一个妙玉尼姑菩萨,倘若我不积极采取行动,如何对得起聪明又伶俐的我啊。你说说看,我每天朝思暮想的,不就是想找一个小女子嘛!

  于是,我就摇着我的佛尘,小步跑道她跟前,单手竖掌,低着头笑眯眯问她:小尼妹妹呀,我还不知道你在哪个宝庵里面高就啊?不知道您今年岁数有多大啦?这次一个人出门做啥呀?现在的世道很坏的,你一个人孤零零的,多让人担心啊!

  小尼姑听我问她,轻轻转头,我明显感觉到,当我这样亲切地、噼哩啪啦地问完一连串的话以后,她的眼神开始变化了,从刚才和我纯粹的玩笑态度,变得有少许点滴的真实,见她轻微低眉,水汪汪的眼睛望着前面的一棵松树,回答道:小师傅你听我慢慢说,我名字叫云霞,今年已经十八岁了,我就在这附近的仙桃庵出家,这次下山是奉我家师傅之命,主要目的是看望我的父母。还有另外一个原因……我一听,连忙问道:还有啥原因?这个云霞小尼姑,略带羞涩低声回答: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想顺便出来散散心,对了小和尚,你呢?你叫啥子啊?在哪儿念经啊?下山干什么呀?

  我一听她这么和我说话,心里别提多开心,这么巧,她就比我小两岁,看样子她和我一样耐不住青灯古佛,所以她想散心啊。我正开心地想着,听到她问我的根底了,我急忙合掌答道:云霞小师妹呀,和你说吧,我名字叫法聪,法海的法,聪明的聪,当然啦我很反对法海破坏别人因缘的,因为我聪明伶俐嘛!我今年二十岁,还有一个多月我就过生日啦;我在距离这里也不远的碧桃寺庙出家念佛,看到我手上的钵啦?我下山就是化斋啊。

  我说话的声音听起来很是阳光,我知道应该如实地和她说话,肯蒙拐骗是不行的,那是纨绔子弟干的。我刚说完,云霞嘴角略带微笑对我说:哦,你叫法聪啊,看你这个小和尚心蛮好的,我和你说实话吧,你知道我为哈出家的?我是被我爹妈送到仙桃庵的,因为我是个女的。我当初就是想要个男孩,可是,十八年前下雪的冬天,我妈却生下我这个女子,我爸很气愤,当即要把我扔到小河里去,他说我们家穷,孩子难养活,而且我们女孩子最终要出嫁,是给家里赔钱的。可怜我娘,她哪里舍得把我这个生身骨肉扔到河里呀,可是我娘也是女的,她在家里哪里有说话的权利啊?就在我出生满月那天,我娘她乘我爸酒喝多了,连夜冒着大雪,上山到找到仙桃庵的主持惠心,现在也就是我师傅,她跪地哭诉着求我师傅收我为徒。哎,这些事情都是我师傅后来告诉我的,我每次想起来,就会心如刀割,我的命多苦啊,一出生就被我爹娘抛弃,虽然我师傅对我就象女儿一样亲,可是我她哪里知道,我对佛经一点也不感兴趣啊,我真没心思敲木鱼,可是我又不能说,我怕伤我师傅她老人家的心,毕竟是她辛苦将我抚养大的啊。哎,我咋和你说这么的?法聪你不要放在心上啊。

  当我听完这席来自肺腑之言,我两个眼睛望着她,说真的,有点心疼了,我原来以为我爹娘很过分,他们因为相信算命而送我出家。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小尼姑云霞比我的命运还要凄惨,这真是——不管和尚或尼姑,都有一本难念经。我应该好好安慰她一下。想到这里,我作悲泣和愤慨状,说:云霞啊,你身世好让人同情啊,你的父亲真是令人发指,哎,都是这个世道啊,我们男的就比你们女的地位高的,我们也没有办法呀,不过即使是男的有啥用?比如我小和尚法聪,我不就是活蹦乱跳的男的吗?可是,我爹娘还是把我送到了碧桃寺,让我落发为僧,可怜那时候,小小的我哭着喊着,被活生生地剃光了头发。咱俩都是命苦的人啊。

  小尼姑云霞,听我说完,脸上的苦闷稍微有点好转,对我说:法聪啊,我们佛家讲究苦海无边,也许是我们前前世做的冤逆太多了,所以我们要受这样的惩罚!我听我师傅说,有的人做尽坏事,最后投生都不能变人了,什么猪呀狗呀,鸡啊鸭啊,我们能做人就已经不错了,哎,我们还是安心出家吧!等下辈子再好好做个身在五行中的世俗人吧!

  我听小尼姑这话,差点笑起来,这孩子真是天真啊,就这么出家不是太可惜了,我说:同为佛门,我就叫你云霞师妹啦,师妹呀,既然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就一起走吧,正好我们结伴,你回家看你娘,我去化我的缘,如何?

  云霞表示同意,她在前面走着,我们一同穿过了这片松树林。

呼伦贝尔 2003/1/8 1:15

 

(四)


  且说法聪我和小尼姑云霞一道走着,刚过了松树林,我俩个人都不说话,我觉得有点闷,我感到已经能够试探她一下了于是嬉笑说道:哎,云霞师妹啊,你是二九一十八岁,在仙桃庵里出的家;我是正好二十岁,在碧桃寺里面出的家,你那里的仙桃也是桃,我小和尚碧桃也是桃,我们俩倒不如配成一对,桃之夭夭各得其华比翼双飞,多好啊?那就不要出家了,咱俩还俗去过日子吧?嘻嘻。

  云霞听着我的话,在我还没有说完的时候,我就发现她脸开始泛红,等我说完。发现她怒目圆睁,对着我带有责备地叫道:你这个小和尚真是个坏蛋,我简直想骂你一顿,你说的话太荒唐了,你调戏了我们佛门中的尼僧,你知道你这是啥?罪犯山塘,我劝你不要胡思乱想,稀里糊涂的话你给我少说俩句。我们才认识多长时间?出家人不打妄语,不思邪淫,不许偷盗,严禁杀生,不能喝酒,一共才五戒,你倒已经触犯了两条。你难道不知道吗?出家人过头三尺有神灵。阿弥陀佛,这真是罪过啊!

  我一听,心头一震,我感觉到这小尼姑是动怒了,不过她的话到象我师傅说出来的。豁出去了,今天小和尚我就赌一把。我接着连忙说道:小师妹呀,你想的太多啦,罗汉菩萨他们管的是普渡众生,或者刮风下雨这些大事情,他们哪里有闲工夫管我们尼姑和和尚成亲呢?不如和我一起走,成双成对去吧!

  她立刻回道:小和尚,你听着,我告诉你,就像当年有个潘必正和陈妙堂,他们俩人居然互相爱慕在庵堂,还私定了终生;崔莺莺竟然通过小红娘,来勾引张生跳粉墙,这些事情是多伤风败俗?前事不忘,后世之师,你不要成天唧唧歪歪的想和他们学,想来跟我调情,你简直是妄想。

  你还别说,这朵云霞的确发起火来了,发火不要紧,越发越好看,我就是要让她发点小火,看着她急切地和我辩白,话语中带有几分怒气,脸庞上柳眉倒竖,这简直就是一幅美人图呀。我挥舞着我那把佛尘,学着她的口气说道,小师妹,你细听我小和尚给你说比方,就象你刚才提到的,如果说我象是潘必正,那你就象陈妙堂,我们都是出自寺庙庵堂;如果说我是张君瑞,你就象那个莺莺丫头,你看他们多么的恩爱?他们敢于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多让人羡慕,咱俩应该学习他们的精神啊,我们还是早点比翼双飞吧?

  小尼姑朝我狠狠瞪了一眼,说道:我不搭理你了。说完径直朝朝前走了。我一看她走了,思忖道,可不能就这么放弃呀,连忙紧紧跟在她后面,不管我咋样和她说话,她理也不理我,我在她屁股后面,急得就差跳起来。

  就这样走了半个时辰,我早就没心思看路边的春景了。突然她停住了,我抬头一看,原来前面到了一条河,这条河叫沙河,没有多宽,平时这条河里总有个老头划条摆渡船,我举目顺着河边望去,毫无人影。我很奇怪,这个老头去哪里了?难道他今天休息?不过据我所知,这条沙河水没有多深的,淌过去师没问题的,我淌水没问题的,这小尼姑怎么办呢?突然间,我想起了一条妙计。

  我三步并两步,跑到小尼姑前面,三下五除二,我呼哧呼哧地先把我的僧鞋和僧袜脱掉,然后把我的裤脚一直卷到膝盖,最后把一双鞋子扎起来被到肩膀上,就这样,我摇着佛尘、哼着小曲咕咚咕咚下了沙河。我就是要看她咋办?我走了大概有三仗远,我偷偷掉头看,她正愣愣地盯着我,于是我朝她做了鬼脸。

  她终于开始说话了:啊呀,小和尚你真是没有良心啊,你就把我一个人丢在这河边了,你赶紧回来呀。我听她叫我回去,就装着没有听见,继续埋头往前走。突然听她高声叫到:你再不回来我就走啦。我一听,知道不好,她要真是走了,折腾了半天我不是白忙活了,我连忙也高声回答:小师妹,你等我啊,我这就回来。我确信在当时,我说话的声音在沙河上能够传到十里之外。

  等我回到岸边,她问我:法聪小师傅,我怎么能过沙河呢?我说:没关系,跟我学呀。小尼姑一听忙摆着手说:这怎么行啊,我总不能象你这样,脱掉僧鞋与僧袜,裤子一扎过沙河吧?哎,我该咋办呀?好法聪哥哥呀,我求你啦,你把我背过河吧!
哈,我一听她叫我法聪哥哥,而且居然求我背她过河,我真是心花怒放。急不可耐地说道:小师妹呀,我早就这么大算啦,我哪里能把你丢在这里呀,来,法聪哥哥背你过河,不过你得帮着法聪哥哥把僧鞋僧袜拿着。

  于是,我前倾俯身,双手撑着膝盖,但见我这个云霞小师妹,慢慢地从我肩上取下鞋袜,从我身后,慢慢将双臂垅着我的脖子,她这双手臂放到了我的前胸,然后,我就起身,就这样她的双脚离开地面,我的两只手也不能闲着,绕道后面逮到她的双腿,她的双腿就顺势向前弯曲。我法聪长这么大,可是第一次背女子啊,我曾经在我们寺庙里面挑过水,但是我很讨厌挑水,肩膀疼的不行。这次背着小师妹,当然比我那个水桶沉,可是很奇怪,不知道背她咋就这么舒服来着?嘿嘿,我能感觉到她的身体柔和的象棉花,她的脖子离我脖子很近,我能真实地体会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谁说女人是老虎?谁说女子不如男?

  沙河的水,没有多深。

呼伦贝尔 2003/1/9 0:05
本文由扬剧《僧尼下山》改写
 
老早写的了,大家凑活着看吧:)
 

信息来源:扬州扬剧网 http://www.yangju.cn/-扬剧论坛 http://bbs.yangju.cn
原文链接:http://bbs.yangju.cn/viewthread.php?tid=1225&highlight=



(责任编辑:水易)
顶一下
(10)
83.3%
踩一下
(2)
16.7%
------分隔线----------------------------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新闻和文献为网络转载,若未注明版权之处或原作者,请及时联系本站添加版权或删除文章。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请登录 注册用户名 参加评论,方便日后联系。
评论发布需审核后公布,将在1个工作日公布,请谅解!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