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述 大事记扬剧戏评 扬剧戏考 网络E文 名家题词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扬剧戏评 >

我看扬剧《杜十娘》

时间:2012-06-03 10:23来源:扬州扬剧网 作者:太阳雨 点击:


    六月二日十三时三十分,在悲壮的音乐声中,大幕缓缓拉开——
    大明万历年某月某日,北京城的大街上热闹非常,新科状元柳遇春正在得意洋洋地跨马游街。各行各业的人们都暂停了手里的工作,争睹柳大人的风采。以杜十娘为首的宜春院十姐妹也夹杂在了欢快的人群中。十姐妹和所有良家女孩一样,笑谈着哪位姐妹能嫁给状元郎。有人得意就有人失意,一声“有人跳河了”搅乱了欢乐的节奏。
    跳河的是柳遇春的同班同学、落榜生李甲。同样是九零后,生活的差距咋就这样大呢?李甲同学很郁闷,所以他跳河了。没人救他,善良的杜十娘很着急,她对着围观的百姓说:“谁把落水人救上岸,我就把头上的金钗给他。”必须得救,我在场我也会救,死了也是“革命烈士”。金钗没了可以再挣,人死就不能复生了。杜十娘同志深刻领悟了“以人为本”的精神,李甲得救了!
    杜十娘狠狠教育了李甲一顿。你这心里素质太差了,一次没考上就想自杀,我被人欺负了这么多年还坚持活下去呢,你还可以复读重考嘛。考不上也没关系,条条大路通罗马,肯定有你吃饭的地方。最主要的是,如果你死了谁最伤心,是你爸妈,你这个不孝子孙!李甲被杜十娘骂醒了:我知道错了,就是身上有点冷。冻死你!杜十娘解下披肩为李甲披上。看着杜十娘离去的背影,李甲依依不舍地问:“那位神仙姐姐是谁?”旁边人笑道:“连大名鼎鼎的杜十娘都不知道,你真out!”这爱情来的也忒快了吧?那一夜,李甲同学失眠了。
    在杜十娘的工作单位—宜春院,依旧是灯红酒绿。老鸨儿、“大堂经理”小顺子和一帮服务生在招呼着客人。扬州盐商—“孙氏集团”CEO孙富领着四个保镖也来了。孙总是冲着杜十娘来的,这家伙胃口比较大,他要带杜十娘走。答应不答应?不答应就抢人!大厅里乱成一团。“状元公到——”一嗓子把孙老板吓跑了。我是商人,不能跟官斗。
    柳遇春带着李甲来向杜十娘表示感谢。老鸨很开心,赶紧招呼起柳遇春。机会难得,我要好好巴结一下当官的,说不定他能给我弄个“三八红旗手”的称号。柳遇春被一帮人带到后面用餐,大厅里只剩下了杜十娘和李甲。
    李甲还上披肩,再次向杜十娘表示由衷的谢意。在摇曳的灯光下,李甲觉得十娘愈发的楚楚动人。而杜十娘也在望着李甲,他有一双深邃的眼窝。两颗年轻的心砰砰直跳。伴着轻音乐,俩人越谈越投机,越谈越靠拢,越靠越近,越靠越紧。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我说柳遇春大人,你这晚餐也吃的太快了吧。
    柳遇春和众姐妹都很看好这一对有情人,请求老鸨成全他们。老鸨知道李甲穷途落魄,让他拿三百两银子赎人。李家虽然没那么多钱,但还是可以想办法的,至少还有状元公罩着。大家都为他们高兴,有情人将成眷属。夜深人静的时候,大姐把替杜十娘保管的百宝箱还给了杜十娘,并向十娘表达了真诚的祝福。杜十娘感觉自己已经套上了洁白的婚纱:李郎,我要做你的新娘。那一夜,杜十娘也失眠了。我第一次发现,失眠这东西还能传染,还有两个人也跟着失眠了。
    老鸨失眠了,她恨李甲挖走了她的摇钱树;孙富失眠了,他恨李甲夺走了他的意中人。睡不着觉的孙富来找同样睡不着觉的老鸨,愿意出一千两买走杜十娘。老鸨要的是钱,孙富要的是人。两位“愤青”一拍即合,设下一计。
    李甲喜滋滋地捧着借来的三百两银子来宜春院赎人。老鸨变卦了:你开什么国际玩笑,区区三百两还想带走杜十娘?人家孙总愿出一千两!你拿得出吗?李甲很沮丧:你这不是欺负人吗?就这三百两还是我同学借给我的。你问我要一千两白银,我把两个肾卖了都不够!大姐站了出来:李甲兄弟别灰心,人间自有真情在,人多总能凑起来。
    在大姐的倡议下,九位情深意重的姐妹纷纷摘下身上的首饰。这些物品的价值已经不止一千两,孙富只好不甘心地离开了。老鸨无所谓,卖给谁都是卖。众姐妹相拥相泣,互相倾诉着离别时的那种不舍。我说姐妹们,都别哭了,让我们一起用灿烂的笑脸祝福十娘!
    一对红烛映着大红的双喜,一对新人穿着大红的新衣。不穿白色的婚纱了,还是红颜色的喜庆,能表现出我们此刻的心情。两人规划起了未来的生活。李甲继续攻读,下一回再考。考不上也没关系,活到老,考到老!十娘在家相夫教子,做一个全职太太。慢慢来,好日子长着呢。这么多年的苦没有白吃,总算看到了幸福的曙光。早点睡吧,明天还得去马尔代夫度蜜月呢。
    今晚的火红,也把孙富的心照的通红。红色能表示热情,也能表示愤怒。你们给我等着瞧!我就跟着你们后面走,你们到哪儿我也到哪儿。我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在杜十娘夫妇乘舟归家的途中,大雪纷飞,船不能行,只好停泊在江面了。在等待的过程中,李甲接到父亲写给他的家书:我们家是书香门第,你考不上也就算了,还给我弄一个妓女回来。你好意思吗?我都替你脸红。我也不想多说,你自己看着办吧。看完家书,李甲的心开始了晃动。就在李甲晃动的时候,与孙富“巧遇”了。
    李公子,你没事吧,到我船上去坐坐,咱哥俩喝点酒,叙谈叙谈。李甲很奇怪,你怎么会认识我呢?孙富心里想,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们家养了多少头老母猪我都知道。还是李甲够朋友,我不问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喝就喝吧,正好我心里正烦着呢。
    杜十娘站在船头眺望,看到李甲跟孙富一起喝酒,直觉告诉自己,肯定会出大事!
    孙富将李甲灌得醉醺醺的,提出用一万两银子买走杜十娘。李甲的性格和身份决定了这桩买卖一定会成功。不要怪人家孙富,只能怪你自己意志不坚定。李甲并不是一个聪明人,一万两银子能买一火车皮的女人,为什么孙富愿出这个高的离谱的价格呢。因为在他孙富的心里,杜十娘的气质、品德、性格、生活的态度等等方面,不是哪个胭脂俗粉能够相比的。
    看到李甲带回来的十万两银票,杜十娘彻底绝望了。这是对她心灵极度的摧残。你别跟我说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明天一大早你就把我送给孙老板,我愿意!十娘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杜十娘穿上了节日的盛装,当着两个活宝的面,将百宝箱内的珍宝连同她自己,沉入了江中——
    杜十娘走后,最悔恨的肯定是李甲。十娘啊,我想念你的哭、你的笑,想念你头上洗发水的味道。李甲的不坚定毁了十娘,也毁了自己。还有那位孙总,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
    最愤怒的应该是我,我真想用鱼叉在两个家伙身上戳他二百五十个窟窿眼,我恨死他们了!
    可能有戏迷朋友质疑我写这篇文章的态度,一出感人至深的悲剧,为什么还用插科打诨的言语来表述。我在看戏的时候,也跟许多观众一样,用纸巾抹眼睛。跳出扬剧写扬剧,是我写文的初衷。是想让朋友们的身心能够得到放松和愉悦。更因为这是部“申梅”的作品,如同高考,轻装上阵,才能考出好的成绩。李甲同学就因为给自己的压力太大,没考上。
    希望市扬继续打磨这出戏,让《杜十娘》成为传承下去的精品,这比拿梅花奖更有意义。
  

【登陆yangju.cn聚集年轻扬剧迷 评点精品扬州戏】本文摘自: 扬剧论坛(http://bbs.yangju.cn) 详细出处请参考:http://bbs.yangju.cn/thread-12408-1-1.html


(责任编辑:水易)
顶一下
(9)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新闻和文献为网络转载,若未注明版权之处或原作者,请及时联系本站添加版权或删除文章。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请登录 注册用户名 参加评论,方便日后联系。
评论发布需审核后公布,将在1个工作日公布,请谅解!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