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述 大事记扬剧戏评 扬剧戏考 网络E文 名家题词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扬剧戏评 >

《吴汉三杀》让扬剧王子李政成跃为当代“活吴汉”

时间:2018-12-12 10:38来源:扬州扬剧网 作者:邵泽之 点击:


吴汉三杀让扬剧王子李政成跃为当代“活吴汉”
一一观新编古装扬剧《吴汉三杀》丶又名《潼关恨》有感
邵      泽      之
 
1962年春节,我在故乡公道大会堂首次观看了由潘喜云主演武汉丶王美云演王兰英丶石玉芳客串武母的扬剧经典《吴汉杀妻》。当年故乡人见老艺人归來献艺,与民共度新春佳节,都欢呼雀跃争看’’ 苏北麒麟童’’ 的演出,那热烈动人的场景历历在目,永记心中。时至今曰,已横跨两个世界50多年了,我在古稀之年又看到了新编古装扬剧《吴汉三杀 丶又名潼关恨 ,真是喜从天降!这出由扬剧王子主演的吴汉丶由葛瑞莲演的王兰英丶由桑丽华演的吴母,陣容齐整,唱做具佳。这充分说明在新世纪里丶尤其是扬剧入遗后,扬剧改革丶创兴新成就不断,新人才层出不穷,尤其这次演出让李政成跃为当代’’ 活吴汉’’ 怎不叫人点赞!
 一丶老艺人潘喜云是扬剧汉杀妻的首创者
        扬剧武汉杀妻 是移植于京剧《斩经堂》,而《斩经堂》又是从徽剧移植而來。早年王鸿寿(老三麻子)擅演此剧,周信芳(麒麟童)受其真传,于1925年8月21曰首演于上海丹桂第一台。几经反复加工成为麒派代表剧目之一。麒麟童主演的武汉揉睑丶造型丶做派上介于红生和须生之间,在声腔上保留了徽剧高拨子高亢激昂的特色,又加入大段深情感人的二黄唱腔,其中’’ 贤公主休要跪丶你休要哭’’ 一段,委婉凄切,成为脍炙人口的唱段; 表演上其将人物内心的矛盾和情感的细徽变化,层次分明地表现出來,刻画得入木三分,不愧为一代京剧大师!
        潘喜云(1900一一1965)名文禧,艺名喜云,以艺名行,扬州市邗江区公道镇人,出身于’’ 香火戏’’ 世家。1920年潘喜云组成一个班子赴上海演戏,为维扬大班(大开口)头面人物。由于嗓音清脆洪亮,唱起來味道浓,调门准,身着大蟒大靠,用大锣大鼓伴奏,十分动听。在他带头率领同行京剧界学习之时,他就相中周信芳的《斩经堂》,下心要演出维扬戏的《斩经堂》來。由于他反复揣摩,用心思索,终于悟出真经。他认为周先生的嗓音虽然沙哑,但演唱富有感情,挺拔苍劲,气出丹田,念白清晰,讲究喷口,咬字顿挫,富有音乐性,尤其是吐字收声和润腔之技巧非一班艺人所能企及。所以周先生的唱腔酣畅朴直,苍劲浑厚之特奌十分明显,加上起伏顿挫,错落有序的念白,真的叫赏心悦目。其敏捷利落丶准确生动的做工更是有口皆碑,其洒脱洗练的身段,具有一种难得的节奏感和可贵的张扬气势,其善于通过外部动作,表达人物内心感情和思想变化,其’’ 膛蟒’’ 丶’’ 摔袖’’ 丶’’ 抖髯’’ 等表演技巧的运用自如,均能深入人物的骨髓; 其在打击乐的运用以及服装丶化妆等方面,都在革新和创造。经过勤学苦练,潘喜云打出维扬戏《吴汉杀妻》,自己首演武汉,请义弟张月娥演王兰英及老友徐云山演吴母。潘喜云经过博彩众长,将麒派艺术与维扬戏传统表演灵活糅合在一起,其演出的妆相丶台风与唱丶做丶念表均酷似麒麟童,故而被在沪的扬州老乡及爱好维扬戏的观众誉为’’ 苏北麒麟童’’ 。
        1962年春节,已退休的潘喜云正好62岁,其义弟张月娥的夫人王美云从省扬剧团下放市团随团演出,其时任公道大会堂经理的义兄邵恩良在邀请市人民扬剧团春节到公道演出,特邀潘喜云回故乡与民同乐。回故乡后主动最后加演他的拿手好戏一一《吴汉杀妻》。当年我是个中学生,回想春节潘喜云的那场演出真十分兴奋。潘喜云演的武汉叫好声不断,掌声不断。尤其记得潘喜云扮武汉演回府一场,其一个闷台丶一个亮相就掌声雷动。接着不顾年老体弱,身着大蟒大靠,挥动马鞭走场仍不减当年,演马童的小武生(后來文革回故乡见过此人在《沙家浜》中主演郭建光,姓名不详)配合的好,才使观众感到’’ 苏北麒麟童’’ 又回來了!
        再说三杀一场戏,吴汉遵母命立志做到’’ 放刘秀丶砍帅旗丶杀贤妻’’ 。到经堂听到贤妻王兰英(王美云饰) 正在用’’ 大开口’’ 唱三炷香台词,唱得情真意切,十分动听,扣人心弦,博得叫好声丶掌声不断。接着饰吴汉的潘喜云和饰王兰英的大段对唱,虽然俩人首次合作,因皆是扬剧著名演员,故而十分黙契,唱得深情並茂丶确到好处,深受故乡人的喜爱。由于当时没有录音录像条件,时隔半个多世纪了,实难圆满叙述。不过潘喜云首创的《吴汉杀妻》 及1962年在故乡的绝版演出三年后(因食道疗癌病故) 为后人提供了丰富的蓝本,为改革创新《吴汉杀妻》 一剧提供了有力的佐证。老艺人潘喜云不愧为扬剧创始人之一。
二丶《汉三杀》 为扬剧王子李政成量身定做
        《吴汉三杀》 编剧丶导演皆为张建強一人,其剧编的好丶演导的好,首先在于他对该剧来龙去脉有深刻透彻的了解。该剧曾在解放后一度禁演。60年代初在《上海戏剧》 等报刋曾经开展争鸣。80年代此剧恢复上演。原国家文化部长丶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田汉在一篇影评中认为;’’ 这戏只能姑妄唱之,姑妄听之,若当真作为历史剧看,则殆不能成立’’ 。张建強将该剧定为’’ 新编古装扬剧’’ 而不是受过去常用’’ 新编历史剧’’ 影响而习惯定之。这将使张建強立于不败之地,成为一位好编剧丶好导演。其次,他和专业剧团的编剧丶导演一样,剧本皆为主演服务,本剧为扬剧王子量身定做是件好事,促成李政成勤学苦练,超越前人,成为当代’’ 活吴汉’’ !那么,张建強如何将该剧在编导方面为主演服务的呢?
        从剧本主题來看,新编古装扬剧与老戏基本相同。剧情是西汉末年,王莽篡位称帝后,下令通缉刘秀,刘秀过潼关时被吴汉拿获,吴母得知后,告以王莽弑君杀父国恨家仇的真象,责令吴汉放走刘秀,并杀其妻以绝后患。吳汉三杀三放,难下决心。吴妻知情后痛恨其父弑君谋逆丶滥杀无辜,也不忍夫君左右为难,遂自刎而死。吴母也自缢而亡,以坚吴汉反莽复汉之心。吴汉终痛下决心,砍掉帅旗丶焚烧帅府,反出潼关,追随新主刘秀而去。这里新编剧比老戏内涵引伸了,成为一出文武全场皆全的新戏,正好符合扬剧王子李政成文武全才演戏所需。
        从其内容上来看,新编古装扬剧与老戏有很大差别。老戏可以说一出短剧,也可以说是一出折子戏; 而新编则是一出九场古装扬剧。老戏中吴母一囗气向吴汉说出三件大事,即放刘秀丶砍帅旗丶杀贤妻; 而新编中吴母也同样讲这三件大事,但是分两次三段而成,最后一次由丫环送吴母信给武汉,告知吴母已自缢身亡,命吴汉砍掉帅旗,追随刘秀反莽复汉。老戏中吴汉杀妻均在经堂,故名曰’’ 斩经堂’’; 而新编吴汉三杀在花园丶臥室丶经堂三处进行,合情合理,很有戏味。这里新编剧比老戏在内容上充实多了,这对于李政成主演的武汉与葛瑞莲演的王兰英及桑丽华演的吴母戏份增多了,挑战性增強了,对于文武全才的扬剧王子李政成來讲是场硬仗,为其成为当代’’ 活吴汉’’ 奠定了牢固的基础。
        再从其形式上來看,老戏可以说是一出单纯的文唱武戏,而新编则是有文有武的地道的文唱武打戏; 老戏文唱最多为武汉夫妻对唱一段,而新编不仅有数段武汉夫妻对唱,还有吴汉丶刘秀丶马成三人对唱; 老戏吴母戏文较少,新编吴母戏文量增大,还引出’’ 诉冤’’ 痛说家史一段以示真情; 老戏根夲没有巨无霸此人,而新编开头结尾皆有巨无霸,引出一场符合情理的武打戏。这些皆是编导别有匠心为扬剧王子李政成扮演武汉在与众人合作中将文唱武打戏独具一格,为促其成为当代’’ 活吴汉’’ 埋下成功的伏笔。
 三丶扬剧王子李政成是当代“活汉”
        记得扬剧王子李政成在《绿扬清声》 ‘’我愿是运河岸翠栁萌春,我愿是大江上云帆扬风,千年古城给我神韵,万根劲竹给我精神’’ 所吐露心声一样,这次他在《吴汉三杀》 中主演的吴汉,再次雄辫证明他是当代扬剧界的’’ 活吴汉’’ 。
        李政成1969年出身,1962年扬剧’’ 苏北麒麟童’’ 潘喜云主演的吴汉绝版本他还未出世,根本不知晓。就是京剧大师麒麟童主演的武汉,充其量他可能在影视舞台剧中看到过。作为当代扬剧领军人物,李政成能凭个人的不懈努力,同事们的真诚相助和编导人员的精心护驾,能如此成功地塑造出’’ 活武汉’’ 的光辉形像,获得广大观众的爱戴和好评,确实是个文武全才丶名副其实的扬剧表演艺术家。
        在吴汉的造形上,从扬剧网公佈的他的剧照來看,介于红生和须生之间,是个关云长式的’’ 武汉’’ 形像,符合麒麟童丶潘喜云当年扮像风格,很中观众之意,真是’’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
        在吴汉的身段表演上,因他有武戏打底之根基,其洒脱干练的身段,具有一种难得的节奏感和可贵的内心感情和思想变化,’’膛蟒丶摔袖丶抖髯’’ 等表表演技巧的运用,均能深入人物的骨髓,让观众看后叫好声不断。
        在吴汉的唱念做打上,他也高于常人。在演唱上,正如汪人元所说;’’ 李政成的演唱已经达到了当今扬剧生行的最高水平。他的嗓音条件好,但演唱更好。他的声音松驰丶贯通,气息控制的很好,收放自如,颇具张力; 他的咬字清晰丶字正腔圆; 行腔中润腔技巧尤为丰富而细腻,韵味浓厚,表演戏剧情感准确丶深入,且体现出较高的艺术品格和鲜明的时代气息’’ 。《吴汉三杀》 第一场他用’’ 大陆板’’ 曲调唱的’’ 君父宠信皇恩浩,赤胆心扶新朝,镇守潼关辖要道,尽展武略与文韬’’ 四句台词抑扬顿挫丶轻重有序,最后以高音昆腔收口,十分动听。接着他与刘秀丶马成两位扮演者三人用’’ 探親’’ 曲调连唱对唱,各抒己见,脍灸人囗。尤其他在与葛瑞莲演的王兰英在’’ 三杀’’ 戏对唱中,他运用了’’ 汉调’’ 丶’’ 梳妆台’’ 丶’’ 堆字大陆板’’ 等曲调唱了数段台词,足见其功底雄厚。尤其是’’ 堆字大陆板’’ 是扬剧名旦高秀英的专唱,一般是女旦唱的,可他这个武生具然唱得很到味丶很够味,确到好处,应当大赞。他的唱腔不但不以腔害字,反而有以声传情之妙,听他的唱腔,酣畅朴直丶苍劲浑厚之特奌十分明显,加上起伏顿挫丶错落有序的念白,真的叫人赏心悦目。最后一场是武打戏,可以讲是他的拿手好戏,观众看后拍手叫绝。
        综上所述,扬剧王子李政成所主演的吴汉如与京剧大师周信芳比丶与扬剧’’ 苏北麒麟童’’ 潘喜云比,有过而无不及。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扬剧传人在成长!李政成确实把吴汉演活了!


(责任编辑:水易)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新闻和文献为网络转载,若未注明版权之处或原作者,请及时联系本站添加版权或删除文章。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请登录 注册用户名 参加评论,方便日后联系。
评论发布需审核后公布,将在1个工作日公布,请谅解!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