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人物传 表演 扬剧唱词 老资料馆 扬剧论文 报刊专著 舞台艺术 导演 传承谱系 行话习俗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扬剧戏考 > 人物传 >

张卓南:形神兼备的“反一号”

时间:2014-08-15 15:59来源:未知 作者:宁可 点击:


 宁可张卓南:形神兼备的“反一号”

宁可

张卓南至今都记得,在戏校学戏时,学员们排的《百岁挂帅》,在兴化演了一个多月。可是从他毕业到剧团后,戏曲开始走下坡路了。作为戏校的首批学员,作为扬剧团的“老人”,张卓南目睹了扬剧从兴盛到衰退,也见证了扬剧由萧条到复兴。

7年求学:再苦也不觉得苦

13岁那年,张卓南进了扬州艺训班,后来又进了戏校。七年的科班生涯,让他深深爱上了扬剧。在戏曲不景气的年代,许多人徘徊在坚守与改行之间,张卓南却一直没有放弃。

一说起当年,他总是说,苦是真苦,但是有戏演,再苦也不觉得苦。那时候扬剧的影响范围很广,不光苏北,安徽天长、来安等地,苏南的镇江,还有大都市上海,都有扬剧的忠实听众。张卓南们一出去巡演就是两三个月。出门都是自己带被包,一张塑料包皮把衣服、被子一包,带子一扎,背着随身走。那时候有个顺口溜形容演员的生活:板凳桌子床,马桶脸盆缸。说的是床可以睡人,同时也是吃饭的桌子、坐的板凳。一只洗脸盆,夜里可以当便盆,白天洗洗又能盛水又能当菜盆。更多的时候没有床,演出完了,就在剧场里打地铺,没有褥子,身底下垫的是稻草。也不可能分男女房间,只有大通铺,女的睡里边,男的睡外边。两三块钱一张票,剧场常常爆满。有观众,有掌声,再苦也高兴。

张卓南也特别怀念跟老艺术家们一起演出的岁月。高秀英、周小培两位老师,在戏校上完课,跟学生一起出去义演,既给戏校筹募了资金,又让学生得到了锻炼。周小培即使是聊天,也会让学生受到启发。周小培还经常把张卓南带到南京,到杭麟童那里学《断太后》。那时候排一个戏,老前辈都会去看,演得好不吝夸赞,不足之处会不客气地批评。

男孩子学戏有一道坎:变声期。变得好与不好,全看运气。张卓南属于不走运的。长得又胖,不适合打斗,变成了文不成武不就。杨国彬老师不厌其烦地帮他调整嗓音,他开始主攻花脸。扬剧中花脸行当多为配角。配角也得好好演。他记着老师的话:只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他跟每个人配戏都能吸收一些东西。每个演员的风格都不一样,每个导演的风格也不一样。跟各个主演、各个导演配合的过程,也是提高的过程。这为他现在的名声打下了基础。现在的张卓南,小品演得非常棒,扬剧表演唱也是拿手戏。

两次突破:越过沟坎戏路宽

张卓南应工花脸,但他曾主演过两部生角戏。一部是《征衣泪》,还有一部是《柔福公主》。从花脸到生角,从配角到主角,对于张卓南是两道坎,两道坎跨过去,他尝到了主角的不易,也拓宽了自己的戏路。他开始学会主动思考,体验角色。《柔福公主》中有一段蒙古舞,这对于身型并不灵活的张卓南来说,简直要了他的命。经过导演的启发,加上观看蒙古舞的音像资料,张卓南终于“洒”开来了,软手、抖肩、碎步,一挥手、一扬鞭、一跳跃,那些舞蹈动作做得竟然十分到位,他那壮实的体型正好适于表现蒙古人的粗犷与骠悍。这是张卓南的一个突破。

 

他的另一个突破是现代戏。他常常是反一号,而且都特别成功。他的决窍是千方百计寻找细节,一个细节的真实能带动一大片真实。比如他演的《真假二十四小时》中周局长,让部下在会上给他提意见,其他人都顺势说些不疼不痒的话,只有章程,当真给他提起意见来。他不爽、不耐烦,但又不能溢于言表。如何表现人物此刻的内心?张卓南给这个人物设计了“转钢笔”的动作,烦躁的心情通过钢笔在手上的变化表达出来。

《王瞎子算命》是扬剧的传统剧目,张卓南则以《新王瞎子算命》名声在外。

 

《新王瞎子算命》中的王瞎子是个正面人物,故事传达的也是正能量,通过王瞎子之口,劝说女性要自强自立,嫁得好不如干得好。有一次,剧团要给某市残疾人演出,当地残联的负责人一看戏单,不同意演《新王瞎子算命》,因为台下坐的就有盲人,怕伤他们自尊。张卓南跟这位负责人讲解剧情后,终于通过了。谁知演出之后,这出戏赢来了热烈的掌声,那位负责人向他竖起了两个大拇指。

最成功的角色:《县长与老板》中的林天成

 

张卓南最为人称道的一个角色是现代戏《县长与老板》中的老板林天成。林天成在《县》剧中是县长的对立面,属于反一号人物。在塑造林天成这个角色时,他精心设计了人物的几次出场。第一次上场是“迎”,欢迎新新县长到天成集团来视察,这是他第一次在新县长面前亮相,也是第一次在观众面前露脸,他西装革履,仪表整洁,与县长握手,不卑不亢谈笑风生,颇有绅士风度,这样做一是表示对新县长的尊重,企望得到政府的重视和支持,二是有种示威的色彩,让新领导看看天成集团的实力。第二次出场时,正是他决定出狠招、损招,拒收农产品、制造停产、交通堵塞事件“逼”余县长就范。双方分析形势,判断对方态度,在导演设计下,冲突双方四人在台上或进或退、或聚或散、或停顿或急行、左右穿插,表现出人物内心的自信、焦虑和不安的节奏。第三次出场,登场的步伐是步履匆匆、一面大笑、一面连声佯装道歉“来迟了”,这里的笑声虽大,毫无快意,表面歉意却无诚意。最后一次出场戏已是尾声,林老板已成骑虎难下之势,钻进了余县长的“圈套”又紧张,又焦虑,时而垂头丧气,时而声嘶力竭,心理节奏跌宕起伏,头上汗珠涔涔,现出了狼狈相。正是准确分析了人物性格、心理,合理设计了人物体形语言,张卓南演活了林天成这个角色。在2009年全省优秀新剧目评比展演中荣获优秀表演奖。正是因为有了“县长”李政成、老板张卓南以及葛瑞莲、赵紫君等人的共同努力,此剧获得了第十一届中国戏剧节优秀剧目奖,入选建国六十周年优秀剧目展演,参加“第31届世界戏剧节”,并被省文化厅记“集体三等功”。

 

张卓南说现在戏曲的大环境好了,政府支持,企业家支持,演员的生计问题解决了,演出任务也多起来。但是想起那个戏曲不景气的时代,依旧不胜唏嘘。2005年之前,有好几年,扬剧团拿六折工资。扣除保险、公积金,到手只有千把块钱。男人要养家,千把块钱怎么养家?跟团里的许多人一样,张卓南只能去挣点外快贴补家用。只要有小戏班子请,无论多远都去。正因为经历过那段艰难,张卓南才更加珍惜现在。因为小品演得好,常有人来找他出去参加活动,或是参演电视剧。这样的诱惑很多。但是张卓南说,他永远不会离开扬剧舞台。别人问他,你就这样在一棵树上吊死吗?他说,能有一棵让你心甘情愿吊死的树,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责任编辑:咏纯)
顶一下
(1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新闻和文献为网络转载,若未注明版权之处或原作者,请及时联系本站添加版权或删除文章。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请登录 注册用户名 参加评论,方便日后联系。
评论发布需审核后公布,将在1个工作日公布,请谅解!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