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人物传 表演 扬剧唱词 老资料馆 扬剧论文 报刊专著 舞台艺术 导演 传承谱系 行话习俗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扬剧戏考 > 人物传 >

老苏的“急急风”——送苏位东先生

时间:2015-03-21 09:54来源:未知 作者:刘鹏春 点击:


 老苏的急急风

   ——送苏位东先生

刘鹏春

老苏你就这样走了?发病时很急,走得却慢。当然不是你的事,你已处于昏迷状态,家人不忍心断了你的活路,硬是拖了好几个月。

这不是你老苏的风格。我认识你40年了,你给我的印象,一路“急急风”。只是因为你的阅历丰富,才情充沛,智商超人,你踩着“急急风”的锣鼓点子前行时,既匆忙,也从容;既风风火火,又风生水起。看不清,是徐策跑城》,还林冲夜奔》亦或是《追韩信》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为你一脸沧桑的“老相”而惊异。用现在的话说,长得急了点。你说,你在二十岁时,背了行李在南京街上行走,民警嫌你在人行道路上磨磨蹭蹭,拍拍你的后背:“老大爷,快点走啊……”

接触多了,我发现你不仅长得急,干活儿也下手快捷,动作麻利。我的小剧本还在七折八腾,你的《拖拉机往哪儿开》《请客》就纷纷出笼”。说你高产稳产多产,一点也不夸张。我还在想着大戏的素材,你和阮义华、火焰合作的《新婚礼葬》便已经隆重推上舞台。说实在的,《新婚礼葬》的现代诗剧品格,让我深为震撼。我曾经私下认为写戏不如你们几位老辣,经验丰富,写唱词我并不逊色。看了《新婚礼葬》心里便觉惭愧。在充分吸收元曲艺术的基础上,《新婚礼葬》对现代生活的描摹,人物情绪的把握,既见功力,更见情怀。现在读来,称为现代戏曲戏剧文学的经典之作,也不过分。

为了《新婚礼葬》的参加调演,在剧本发表,我知道,你们是踩着“急急风”的锣鼓点子,往来南京和北京的。只有一次,你慢悠悠地漾起一脸微笑。那天你到我家中,我上高中的女儿刚好看过剧本,我让她说说意见,她劈头来了一句“苏伯伯,你这个本子是抄的人家的。”我当时尴尬极了,赶忙训斥女儿。这回你却不急,问我女儿:丫头,在哪里看到的?女儿说:《故事会》上,有篇《竹刀恨》和你们的戏、人物、故事都差不多。笑了:那是苏伯伯写的哎——

那一段时间,你的作品有泉涌之势。小戏《扎茶具》《喜鹃》《修匾记》陆续排练。后来又有大戏《鸳鸯会》《香罗带》《孟丽君》先后登台。我怀疑你每天除了写剧本,大概没有什么其它所好。私下也议论你的功名之心颇为急切,真可谓“雪里行军情更迫”哎。后来,在一起喝酒,听你酒后含泪说往事,才知道你为什么急了……

文革时的遭遇,让你的家庭和事业遭受深重灾难。心的疲惫,情的折磨,长时间的远离创作,旧伤痕的急待修复,让你有一种抓紧时间大干一场的欲望。而你不甘平庸的天性,天生我才必有用的自信,让你远眺的目光,总是要放得比一般人更高。我看到了你内心的焦虑。这种艺术追求与创作环境的冲撞,创造潜力和现实体制的不适应,很容易让这种急变成火急火燎。而你既不肯浮燥,又不肯装糊涂,这种“作急”便变成“纠结”了。

调南京以后,你期望着通过更多突破获得更多成果。《祥林嫂和《看钱奴》就是这段时间的产物。我听到你的急急风在省城舞台上紧锣密鼓。你总想告诉朋友们你虽然当了省里的馆长、所长,依然没有丢掉你一生钟情的戏剧创作。你确实宝刀未老,功力还在;心情不错,才情依然动人。后来,某次调演简报对《看钱奴》的评价和你自己的判断发生错位,你很有些不爽,心情颇为急燥。在这之前,为让我努力修补一下与有关方面的关系,你语重心长地做我的思想工作。我本来正在消化你对我热心劝告,准备既不兴风,也不作浪,抹平几重皱,漾起一池和暖的春水。却没有想到你自己情急之下,四处声辩如祥林嫂。我窃笑了。老哥,原来我等写本子的,都是如此德性,事关剧本创作,总是不会作谦虚状,急于辩解,忙于表白,一副模样宛如来自北方的狼,既没有大白兔的温柔顺从,也没有小绵羊的慢言细语,更没有老狐狸的虚情假意……最终的结局当然可想而知了。

你正式退休了,与戏剧说声拜拜了,尽管还听到你到处讲课的消息。没想到,你又一曲急急风”,华丽转身为书法界的新秀了。你和南京的书法家朋友们到部队写字;应南京市政府之邀为台湾要人们舞文弄墨。你的字虽然说不上洛阳纸贵,也已是身价倍增了。我不懂书法,但也常和书法家朋友交流。我以为你的走红,并不是你已成书法大家,而是你自撰的诗词楹联和你的书法笔墨的相辅相成,相得益彰,你是拿到了综合得分的高分。但是我要说,你在人生路上的大步流星,那种郭建光式的“月照征途风送爽,飞兵直奔沙家浜”式的急行军,无论是神彩、姿势和情态,都是可以堪称人生楷模的!

但你奔向人生目标还是太急了些。一个气度恢弘的高大上的个人书法展览,让你伤神了。朋友们私下议论,过度的疲劳损害了你的健康。去年9月中旬传来了你病情危急的消息,我不由得想起了前年,戈弘、我和你聚会在义华泰州家中的情景。那时我们曾经相约多多保重。我说,慢慢活,好好过!到了这个年龄,我们是可以也应该让生命吟一曲《声声慢》的。而你却总是踩着急急风,踏歌起舞在人生的舞台上。不过话得说回来,正如有人说,人生不在于生命的长度,而在于高度和宽度,想来,还应该有深度。从这个角度说,你的“急急风”有声有色,你的人生有滋有味有价值。

黄泉路上,不知你是否还是急如星火地行走。假如天国可以无拘无束,那你就彻底任性吧!


(责任编辑:水易)
顶一下
(6)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新闻和文献为网络转载,若未注明版权之处或原作者,请及时联系本站添加版权或删除文章。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请登录 注册用户名 参加评论,方便日后联系。
评论发布需审核后公布,将在1个工作日公布,请谅解!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