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述 大事记 扬剧戏评 扬剧戏考网络E文 名家题词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络E文 >

戏好戏歹究竟应该由谁说?——戏说“上帝”!

时间:2006-08-12 19:55来源: 作者: 点击:


 一本戏终然编成功了,不能说成是“上帝”的主旨,戏也不能当成“上帝”来爱,长官意志更不是“上帝”。况且我们不能仅仅爱“上帝”,我们更应该爱真理!多少年过去了,有一句话:“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久不讲了。近番见坛上佳文,其中有一篇:“值得反思的京剧院座谈会”,其中提到了:『………还没开始座谈,一开始两位领导的讲话就给这个戏定性,说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尚长荣肯定过的,谁谁谁肯定的,如何如何好,………』两位领导为了肯定一本戏,用心良苦。娃娃或妞妞凭直觉,觉得大人们在说谎。真是丢尽了大人的脸面!这两位领导在洒家眼里又有“另眼相加”,笔者觉得您开个座谈会,评价一部戏,先找“挡箭牌”,伏笔“替罪羊”,一旦有失误,上推下压——官场!这两位领导祖上,旧上海开戏院子的?自个儿是房产商转业的?“那亨噱头加好”!
    笔者什么宗教、功法都不信,但相信真理,而且必须经实践检验是正确的,而这正确得适合于绝大多数人的,而且是绝大多数人发自内心的自愿的呼声!这两位领导所采用的做法,几乎没有脱卸文革和官场习惯的范畴。形式竟似文革“红宝书”戳法、戳法,挟亿万人祷告“上帝”一般,当年,实在不是百姓人心所愿。章怡和先生文用上下“合谋”,可见其用词不当!
    文革过去了那么多年,在戏曲的范围里,领导层对于一本戏且先不论真好、假好,采用的手法仍那么陈旧、呆板,自身仍如牵线木头人一般,毫无主见。你说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尚长荣肯定过的,谁谁谁肯定的,如何如何好,………那么您自己呢?您心底里真实的感受呢?自个儿一点都无有思想?怕不见得吧!幸好尔今一本又一本“新编戏”用的是“国库”里的钱,乐得轻松,上可推诿,下可责怪。若这钱是这两位领导自个儿拿出来的,怕会死死牢记:“爷有、娘有,不及自家自有;家主婆有了,得在房门口守。”死死抠住这铜钿银子的。核心的关键也正在这里!
    第一个问题说完了,该说第二个问题了,这两位领导说:“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尚长荣肯定过的,谁谁谁肯定的,如何如何好,………”这戏好不好到底应该由谁来肯定?一本戏若不是蛊惑“月黑、风高”,“诲淫、诲盗”,应该说无大不是的。长官意志中的“肯定过”,“如何如何好”什么意思?常人会闹不明白,常识也无法理解。回到文革,又提到“海瑞罢官”,又回到:“一本《红楼梦》,单就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试问一旦尚长荣不做了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谁谁谁”换了“那那那”,话恐怕又回到“交学费”,“毛录:情况是在不断变化……”上去了。交替往复了半个多世纪,老了一代又一代人,手法仍是老手法,只是进化得更油皮,更滑头罢了!
    第二个问题说完了,该说第三个问题了,抱了实用主义的观念,素以望能灌输教育、潜移默化的戏曲,是适合于“悟性不高”的子民看的,理应子民们欢迎、称赞才算好。可实际上并不是那么简单!长官意志中的“肯定过”,“如何如何好”,看来是蕴酿成熟了,才决定哺育于子民,方助以消化,才开个什么座谈会,来验证子民们的认识深浅。其实,这种老调的,陈旧的保姆式的教育方法,从京剧院座谈会中仍显露无余,如此这般,长官们摆的仍是“先哲”和“上帝”的架势!而石头城下的娃娃或妞妞,确是初见识罢了!
    第三个问题说完了,该说第四个问题了,给某个戏“定性”,决定了长官意志的初衷,摆出的是“先哲”和“上帝”的架势。这问题久久存在,积重难返。而石头城下的娃娃或妞妞说:“多一些真诚,少一些世俗,多一些激情,少一些麻木,保持说真话的心和对世界的激情,有着对真理的追求,就不会虚伪麻木了,就不会冷漠,也不会随波逐流了,就能在世俗社会不迷失自我。”这是说得很对的。但是,“要保持“童心”般的“梦”,以出世的心态入世,”那多少就有点理想化了。涉世不深,当也就留存了可爱的天真和幼稚。又要保护自己,又要不卑不亢,又要有原则性,又要有策略性,很不容易做到的。有时原则是无法让步的。若真要努力“修炼”,那就只好退而求其次,修炼得“园滑”。园滑就是模棱两可,减少了原则的坚定。听听歌德是这么说的:“在命运的天平上,你不得不上升或者下降,不做铁锤,就做铁砧!”
    一个年青的学生,对这样的“京剧院座谈会”能作出如此深刻的反思。是令老一辈所汗颜的。年青的学生对老一辈在座谈会上的世故、小心、躇踌、不安,作了生动的描绘,够让老一辈所惭愧。而年青一代的精神,从“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一定要有个人站出来才行,站出来的这个人有可能改变这个现状,但也可能被当作“异类”或是“不安分的人”、“出头鸟”被消灭掉,”年轻人铮铮佼佼的言词,历次政治运动中残酷斗争的现实,令历历在目的老年人不寒而栗。但年青一代有此认识水平,令压抑于半世纪“运动”中的老人们刮目相看!
    简爱面对着牧师,喃喃低语曰“我们不能仅仅爱上帝”她高呼着,我找到了!简爱找到了心中的爱——那是一颗真诚的心!我们爱京剧,我们就别顾“上帝”在如何安排京剧,我们找京剧中我们的至爱,这至爱才是我们心目中的“上帝”!


(责任编辑:水易)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新闻和文献为网络转载,若未注明版权之处或原作者,请及时联系本站添加版权或删除文章。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请登录 注册用户名 参加评论,方便日后联系。
评论发布需审核后公布,将在1个工作日公布,请谅解!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