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述 大事记扬剧戏评 扬剧戏考 网络E文 名家题词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扬剧戏评 >

誓保金字招牌 传承戏剧文化

时间:2011-06-01 09:51来源:扬州扬剧网 作者:陈金龙 点击:


 

誓保金字招牌 传承戏剧文化
——记高邮市扬剧团的李家班子
  
2011326日下午,高邮扬剧团在市友好会馆大会堂演出了大型传统古装戏《春草闯堂》。剧场虽非爆满,却也有八成座位。该剧很热闹,也很精彩,首先抓住观众的是情节奇特,悬念叠出,峰路转,引人入胜,人物虽不多,但生旦净丑齐全,唱念做打俱佳。
有俏皮伶俐,机灵聪慧,活泼可爱的小花旦春草,有玉树临风、气宇轩昂、见义勇为的武生薛玫庭,有趋炎附势,见风使舵、愚昧糊涂的三花脸胡知府,有娴淑端庄、清秀俊丽、柔媚含羞的闺门旦李半月,有雍容华贵、珠光宝气、仗势欺人的正旦诰命夫人,有专横拔扈、粗野刚暴、外强中干的大花脸吴独,有秉性固执、眼光势利、自以为是的老生李丞相。
其他就不一一列举了。
散戏后,我跟该团团长李正太闲谈道:《春草闯堂》演得不丑,不晓得这部戏演了几场了?他得意道:已演了40几场了。我惊讶道:40多场了!好家伙!
他又得意道:这个还不算,我们的《血冤》已演了60多场了。我连声赞道,不简单,不简单!
原来,这几年来,《血冤》和《春草闯堂》这两部大戏(其他还不算),在扬州四乡八镇及所属县市地区竟演了100多场,真不容易。这两部戏为什么能演100多场使观众们百看而不厌,这其中究竟有什么奥秘?说来话长,这里面故事多呢。
扬州北翼,具有古城驿著称的高邮,就有一个高邮扬剧团。在戏剧界来说,高邮扬剧团也是数得上一块响当当的金字招牌。
一度时期,由李正太、钱维霞夫妇等人承包的剧团。演出效果极佳,场次也不断增加,经济效益的上升自不待言。
俗话说,一家饱暖千家怨,有人看不得了,于是,便出现了三足鼎立的竞争,经过三起三落的竞标,经过反反复复地斟酌,经过利弊权衡的分析,李正太鼓起勇气,最终捧回高邮扬剧团这块金字招牌。
先前,是以他自己的名字创办剧团的,自落实承包后,便将“正太扬剧团”还他本来面目,仍挂牌“高邮扬剧团”。
其实,虽得了这块金字招牌,可他的演出任务,人员调度,各项事宜及经济压力等千斤重担都压在了他的肩头,有理没理每年要上缴6万。
有人说他呆,有人说他不值得,“正太扬剧团”跟“高邮扬剧团”有什么区别,何必找这个麻烦,可李正太不是这个想法,那么,是什么样的指导思想在驱使他这样做?
他,一不为名,二不为利,是为了两个字,两个什么字?“传承”。他不想让这块牌子褪色。更不想这块牌子倒台。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眼睁睁的一些事例告诉我们,有的剧团早已解体,有的剧团也名存实亡。什么叫老字号?老字号拿万两黄金是买不来的。高邮扬剧团这块金字招牌,是代表了一座城市的光辉形象,是代表了地方上的一面文化旗帜,更是代表了一块继承传统,振兴戏剧的一块宣传阵地。
再说,李正太也有这个义务,有这个责任,同时有这个把握保住并捍卫这面旗帜!
首先,他原来就是高邮扬剧团团长,他是党员,任团长时,既抓政治,又抓业务,在竞标之前,该团走南闯北,江都、邵伯、天长、仪征、菱塘、真武、泰州等地均去过。可谓唱响苏中南北两地。古人云:名不虚传欺丈夫。李正太有这个威望,故他有这个信心,有这个实力保住这块金字招牌,并将它擦得更加闪亮金光!
他这次竞标接手这块牌子,更有他的另一层意义:就是要继承传统,再造辉煌。
58岁的李正太,17岁学戏,已有40多年的戏龄了。40多年来,他艰苦学戏,摸打滚爬,全方位的武装了自己,戏路子很宽。再加上著名扬剧表演艺术家,他的恩师刘葆元的悉心传授。他的舞台艺术更是日升月恒,技艺陡增。
盖戏剧行当,小生、老生、武生,甚而是娃娃生,他行行拿得起来。几十年来,他演的这笔戏可观呢。他曾演过《八一风暴》(饰方大来)、《白土地》(饰刘志远)、《一代君王两代血》(饰陆爽)、《狸猫换太子》(前陈林后包公)、《夺印》(饰何支书)、《盘石湾》(饰陆长海)、《珍珠塔》(饰方卿)、《春草闯堂》(饰薛玫庭)、《唐伯虎点秋香》(饰唐寅)。其他现代戏有《白衣圣人》(饰吴登云)及《徐兆华》、《陈先岩》等勿计其数。
在扬州举行的首届扬剧节,他扮演《巧寡妇》中的张大牛,获优秀表演奖。
在镇江举行的第二届扬剧节,他扮演《夜幕下的罪恶》中的公安局长获优秀表演奖。其《白衣圣人》获江苏省“五个一工程奖”。李正太在戏剧道路上一路走,一路闪着光辉!因他得刘葆元的艺术真谛,同行中笑谈道:他的个头、身材像刘葆元,他的台风、步法像刘葆元,他的念白唱腔像刘葆元,故戏称“活脱刘葆元第二”。
47岁的夫人钱维霞,16岁进梨园,嗓音浑厚、韵味浓郁。而念白犹如潺潺流水,有欢快轻盈之甜;恰似空谷传声。有共震和鸣之美。又另有一番雅韵,。尤其是:她在那场《泪洒相思地》所扮演的王玲娟一角,其中一大段清板,如泣如诉!声泪俱下!婉约凄楚!悲怆欲绝!愤恨幽怨!百感交织!演员进入了角色,投入了戏情,似乎从内心迸发出来的真情实感,达到了极佳的效果,征服了全场的观众,其时,大池内僻静无声。唱毕,观众报以雷鸣般的掌声。30多年来的舞台阅练,旦角诸行当能唱能演,随时上妆。接近中年的钱维霞,眼下侧重于青衣,擅长老旦。常演佘太君、李三娘、秦香莲、李丹凤(《断太后》中的龙国太)等
儿子李华俊,受家庭薰陶,从记事起就常到团里耍枪弄棒,哼歌舞唱。长大后正式学戏时,除了父母教传外,其师公刘葆元也隔三差五的加以点拨。小华俊自是天资聪颖,悟性极强。能演性格迴异的各色人物。就以这次《春草闯堂》一戏而言,他饰演的袍带丑胡知府就相当出彩。
从小锣七字锣的出场步伐及撩袍端带等一系列表演程式来看,他满脸是戏,浑身是戏,神态潇洒,如意落堂。时而八字迈开,时而疾步径走,时而摇头晃脑,时而后背旋袖。一个活灵活现的三花脸给他演绝了!这就是功夫,这就是艺术!
他的唱腔大有乃翁之风范。嗓子响亮,音域宽阔。然激昂中又稍带纯和;而高亢时觉不显生硬。可谓刚柔并济,悦耳动听。
故有观众评论道:青出蓝,胜于蓝。在宛转行腔上要胜他老子一筹。是啊,父是英雄儿好汉,应该一代胜是一代。
女儿李丽本是出生梨园,耳濡目染,羡慕优伶,早想打扮成鬓插金钗,头饰玉凤。满面春风的鲜亮角色了。这不,自她跑丫头旦起,这10多年来,她所演的旦角戏不都是珠翠缠绕,艳丽娇容的大花旦么。她台容美,扮相自然美。
就以《春草闯堂》一戏而言,她出演的春草,可谓丰容靓丽,光彩照人。裙袖摆动之间,不觉满台生辉。春草这一角,虽然是奴仆,却胆略过人。在紧急关头却急中生智,随机应变,调皮而胆大心细;冒险且使用心机。她把胡知府玩弄于股掌之中,搞得他晕头转向;又把诰命夫人逼问得理屈词穷,气得她七窍生烟。最后还把老谋深算的李丞相弄得束手无策,倒过来还要央求她。真把人鼻子气歪了!绝了!
小李丽把剧中人春草,她那四方圆滑的性格,八面玲珑的形象刻画的淋漓尽致,表现演得惟妙惟肖。漂亮!
对于唱腔,小李丽还有个先决条件。天生的音色美。这要感谢他妈妈给了她一副好嗓子。这可能与“胎教”有关。说笑的。
李丽吐字清晰,咬字准确,声腔柔婉。这是扬城广大观众所评价、所认可的。正是:
喉音尖细,似板胡独奏,意韵悠扬;
曲调清脆,若撕绢裂帛,豪放舒涨。
在《春草闯堂》一戏中,春草有若干次的笑,尤其是在公堂上,有嘲笑、暗笑、狡黠地笑、诡秘地笑,还有歪打正着的胜利微笑,心花怒放的开怀大笑,笑得甜蜜,笑得爽朗。她那银铃般的笑声,却无一丝沙哑,毫无半点破声,对于一个资历尚浅的女演员来说,笑得如此自然、如此灿烂,不容易。
有道是:千斤道白四两唱,嘻笑怒骂皆戏文。对此,小李丽表演得恰到好处。
那场戏,我与汪琴从头至尾看了他的表演。汪琴很兴奋,她看到了她当年自己的“影子”。这出戏她从前演过。近期她倾情地教了李丽的身段步法。李丽虽没有百分之百的继承汪琴的全盘衣钵,但从中也汲取了一些艺术精髓。
《春草闯堂》和《血冤》这两部戏,都是汪琴手把手的交出来的,尤其是《血冤》一戏,汪琴着实花了一番心血。特别在该剧一场“识真”中的水袖表演,几乎在演出前的几天,一老一小“”在舞台上。汪琴一招一式的慢慢地教她,不教会了誓不罢休。学水袖很复杂,很吃力,难度很大。需要耐心还需要功底,不学还不行,如果不学,这场戏就苍白无力,清汤寡水不得人看。
《血冤》一戏,李丽扮演的刘翠娥。在她识破丈夫吴成道就是谋害自己哥哥的杀人凶手,对此,她是什么心情?一个是同床共忱的夫妻之情,一个是手足同胞的兄妹之情,可谓百感交集,情恨交加。这个盖子还是揭、还是捂?何去何从,矛盾重重。扮演当事人的演员如何表现和刻划剧中人内心的激烈斗争?
于是,演员就以一系列的唸白唱腔夹以水袖表演来完成以正义战胜邪恶的一场仇恨情感戏。水袖的名儿堂可多了。首先,水袖有3尺多长。舞起来不容易。有甩袖、背袖、转袖、旋袖、提袖、抛袖、抖袖、耍袖。还有单水袖、双水袖,内荷花、外荷花、上云袖、下云袖,多了多了,一下子也数不清。汪琴在教时,恨不能“壳壳篮子卖生姜”,一起倒了把她,按照汪琴的口气,只恨伢子“吃”不下去。
一个拼命的教,一个拼命的学。经过一番“硬搬”,终于让小李丽学了个七大八。
刘翠娥这一角演出很成功。《血冤》这部戏前后演了80多场。汪琴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凭心说,这里有她一半汗水的倾注。
《血冤》和《春草闯堂》两出戏,李丽担任了两个性格炯不相同的角色,这两个角色落差很大。一个是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少女;一个是恶魔缠身,心痛欲裂的主妇。以旦角行当来分,一个是花旦,一个是青衣,尽管角色不同,但都让小李丽进入了角色,演得到位,演得出色,演得动人,演得精彩。值得赞扬,值得称颂。
在刘葆元、汪琴夫妇等老一辈戏剧家来说,眼看又一代扬剧的新秀成长,可喜后继有人,戏曲振兴有望。汪琴之所以下这么大力气培养他们(包括其他艺友),也是为了传承二字。尽管尚未成熟,但似乎圆了她这个“传承”的梦。
自李正太承包了高邮市扬剧团,除了家兵家将外,也邀请来许多梨园精英的加盟。妹婿韦成清,他是唱花脸的,其他老生,甚而是三花脸也都拿得起来。
其他,有原江浦扬剧团唱做俱佳的大花旦杨红,有前高邮扬剧团的陆永云。陆永云喉音甜润,具有“李派”(开敏)唱腔的味道。有前高邮扬剧团短打武生王梅柏(他曾演过《闹龙宫》、《白水滩》、《三岔口》)等人,其他乐队上也有10多人,他有信心把剧团办得更火红、更兴旺。培养了子女,办好了剧团,这就是传承的意义所在。
 

(责任编辑:水易)
顶一下
(12)
80%
踩一下
(3)
20%
------分隔线----------------------------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新闻和文献为网络转载,若未注明版权之处或原作者,请及时联系本站添加版权或删除文章。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请登录 注册用户名 参加评论,方便日后联系。
评论发布需审核后公布,将在1个工作日公布,请谅解!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