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述 大事记扬剧戏评 扬剧戏考 网络E文 名家题词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章中心 > 扬剧戏评 >

烈烈人心, 锦锦鬼情—看顾玉君演出的扬剧《阳告· 阴告》

时间:2010-04-05 22:51来源:扬州扬剧网 作者: 之江 点击:
(未经作者同意,不得用于任何纸媒体,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和来源: 扬州扬剧网 www.yangju.cn)


烈烈人心, 锦锦鬼情
—看顾玉君演出的扬剧《阳告· 阴告》
    之江

    著名杨剧演且顾玉君的表演是久已脸炙人口的。最近我看了她演的《阳告· 阴舍》, 觉得她在第一折戏里, 能够演出青楼女子焦桂英于哀告无阴时, 不惜跃身波涛之中, 以死来控拆封建社会的那种柔中寓刚的感情而在第二折戏中, 她又能演出焦桂英虽已身为厉鬼, 而仍然希望王魁肯有半点情意, 耍为他留条生路的那种刚劲中的柔情一片。因此整个演出波澜起伏, 栩腻动人, 使观众对剧中人的身世不能不引起深刻的同情。
一、《阳告》    扬州扬剧网www.yangju.cn
     先是幕后一声凄婉动人的〔倒板〕, 接着, 在胡琴所奏〔叙扭林的过尸, 声中, 顾玉君扮演的焦桂英出台了。她先是背向着观众走着“ 圆场” 。从她修长而优美的体态和握盈而又稳重的步子中, 透出了焦桂英温良贾淑的气质当过咫奏毕, 面向观众时,她左手一翻水袖, 右手掏出休书, 一个亮相, 又显出了焦桂英满腹辛酸的愁容与她因受到沉重打击后全身震颇不已的神态。善良而单拢的焦桂英, 她不信山誓会崩, 海盟会枯, 她江一片痴心地以为曹为他仍作题的海神爷会替她主持公道。她踉跟跄踏地进人庙阴, 蔫地伏在神案上, 从她微微抽动的背影, 显出了焦桂英隅隅而泣的神情。这时, 胡琴巳换了一种糠娜排恻的稠子, 顾王君用低咽而凄婉的歌声, 从“ 想当初。。。。。”开始拆出了焦桂英的伤心往事。所硝“ 情到真时便成痴” , 扬剧《阳告》的妙处就是着重写这个“ 痴”字, 顾玉君的表演也是恰当地发挥了这个“ 痴”字。歌声是一字一泪的。当唱到焦桂英耍精海神爷作主时, 歌声耳然而止, 她随即往后一坐, 作了一个似乎在泪眼模糊中仰首驹周海神爷的神情。接着她只是微微动了动嘴唇, 台下观众也豁根本听不见她锐些什么, 不过稚都明白, 台上的焦桂英是在痴心拘简这始胳不会开口的木偶“ 海神爷, 你听到了没有, 你看到了没有” 显然海神爷是不会回答什么的。但是, 观众从人物的眼神中可纵看出焦桂英从怀有希望到开始疑惑以至全部失望的过程。这时简虽仅有几秒钟, 但是这一对明彻的
眼睛里却告拆了我们多么显明、多么丰富、多么动人的内容啊接着, 我们从人物口里清晰地听到一句“ 不, 他靓没有看见” 由此佣吐出了焦桂英哀告无尸, 无限惆恨的悲恰心情。顾玉君在这先后两句白口的处理上, 前者采用了虚表而后者采用了实表, 我认为都是很有道理的前边的虚表显出了焦桂英对海神爷的一片虔司龙之心, 是一句犹恐得到否定答案的内心独白而后边的实表, 则显出了焦桂英因为得不到海神爷的答复而发出来的一句烦怨之辞, 是宜乎貌得响扮得清楚的。这时候, 顾玉君表现焦桂英的“ 痴” 又有了发展她姑起身来, 倾巍巍地去简判官“ 判官爷, 你是着见的啊” 回答她的只是荒村古庙里的一片死寂。焦桂英于万般无奈中,一眼瞥见那一旁的小鬼, 象是怀有一钱希望似的,老玩就向小鬼屈膝跪下, 以膝代足跪行到小鬼的脚下, 抱住他的双足疾呼“ 小鬼头, 你也是亲眼得见的啊’, 、鬼也是没有答应。至此, 顾玉君有一个仰面向小鬼再简一句的动作, 可是括未出声, 场面上忽然打出一障雷雨交加的声晋, 演昌随即作了一个焦桂英凭借电光望见了小鬼的狰捧面貌因而受到惊吓的表情。接着又以一手支地, 一边坐地疾退, 力口强
描写了焦桂英的敖怕心理。这些都是顾玉君以精湛的基本功表现环境气氛和角色心理很成功的地方。随后而来的是顾玉君把焦桂英的挺望心情作进一步表现的一系列好戏。她以种种身段表演焦桂英以袖拂打海神, 拂打判官, 佛打小鬼的神情, 貌他俏“ 你仍既不能替百姓申冤, 又不能去捉拿王魁, 耍你俩何用”她在演到焦桂英因矛然一身、无处归宿的几声念白, 听来令人恻然下泪。特别是后来随着场面上“ 渝浪浪...... ”一下代表水声的音响, 她那描写焦桂英注目凝望着海上惊波阮浪时的神情, 以及后来为表现她纵身下海时的铸子翻身和描写她被海浪卷去时的急林身动作等都是很见功夫的,

二、《阴告》
   《阴告》一开始就使舞台上充满了强烈的复仇气氛场面上打得震天价响。身材高大、蛇髯环眼的判官率镇两个小鬼出场了。判官居中, 一个小鬼擎着破伞, 一个小鬼牵着赛驴, 三人祖成种种画面。分随着一障烟火, 顾玉君饰演的焦桂英一身皓素, 以急稗身的动作从后台飞快地旋蒋到判官的面前。她用甩水发, 用纵横满台的跪步, 用速艘不断的叩首作揖, 表现焦桂英拦驴告状的焦灼而又迫切的心情。舞台上的情景可见, 判官爷因这拦路而来的“ 冤魂厉鬼”而一时勒不住驴头, 而这时焦桂英亦因驴子的冲撞而摔了一跤。这时, 顾玉君用一个“ 鲤焦跃龙尸’式的“ 抢背”来表现焦桂英鬼魂摔跤的动作。她翻得那么高, 落得那么鲤, 而跃起身来又那么迅速利落, 真可以能是’巾” 极了。接着舞台上是怎么一个情景呢焦桂英的鬼魂好容易拦住了驴头。在场面打出扑灯蛾的强烈节爽下, 顾玉君筒洁有力地念出了’人简无路走, 厌世把水投, 还望判官爷抬我报冤仇, 报冤仇⋯ ⋯” 几句白口, 表现出了焦桂英忙迫中不能祥远苦衷的心情。这时, 被勒住了的驴头又强扭了一下, 蹄子一踢, 焦桂英则又摔了一跤,于是又翻了一个满高满高的“ 抢背” 。起身后, 场面上奏出了激昂而兼有抒情意味的〔满江杠曲稠, 舞台上先前那种火辣辣的气氮就平静了下来。焦桂英唱出了“ 十三岁为尿孝, 卖身葬父亲, 尘世简受通了千辛万苦⋯ ⋯ ” , 这时, 驹官背后的小鬼听视是个妓女的鬼魂, 便想上前服逐, 判官拂袖把他打下, 赞
了声“ 好孝女” 唱到“ 三年前, 那王魁他落魄穷途, 我不嫌贫寒委格身, 倾私蓄助他渡书⋯ ⋯” , 判官嗒了一声表示置爵, 两小鬼则雀跃作附和状, 待唱到“ 稚料他一且荣显, 招鳌相府, 做了食义之徒,弄旧迎新将我休⋯⋯ ” , 钊官即勃然生怒, 翻简生死簿, 而两小鬼亦作切齿状。总之, 这一场戏虽就是鬼与鬼在打交道, 却显出了人与人之简应有的相互同情与相互支持。最后, 判官接受了拆决, 然而剧有余波, 戏还有戏, 当焦桂英引路前去提拿王魁时,演且以正、反“ 圆场”表现出焦桂英又想带路又不想带路的心情, 最后又以急速褥身的动作表现出焦桂英堵住判官驴前那一团“ 鬼旋风” 这时, 小鬼又想上前躯除, 但为钊官所阻, 周声“ 为何不走”焦桂英向判官貌“ 那王魁若有半点情意, 望爷爷龄他不死”这句韶非常符合焦桂英的性格, 而又能为《情探》这出好戏留下伏笔。



(责任编辑:水易)
顶一下
(14)
93.3%
踩一下
(1)
6.7%
------分隔线----------------------------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新闻和文献为网络转载,若未注明版权之处或原作者,请及时联系本站添加版权或删除文章。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请登录 注册用户名 参加评论,方便日后联系。
评论发布需审核后公布,将在1个工作日公布,请谅解!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